2017 05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2017 07



TOP > CATEGORY - ブレスト(勇者物語)小説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 Comment List +

 ブレスト(勇者物語)衍生 ~第六章 屬於我的地方(完結)~
由於明天起要去「吸収」四日養神豬之旅...(哇咧枉費我減了2個月的體重,要肥回來嗎...orz|||)
本來想裝死等回來再發的,
不過因為有位在以色列吃肥肥做苦工的友人敲碗敲得用力,
所以只好硬著頭皮出門前給他來上菜了...=W=;

終於完結了orz|||

然後...我要伸感想啦~~~!!!(哭)




ブレスト(勇者物語)衍生
                ~第六章 屬於我的地方~




「…這是…這是怎麼一回事?有兩個美鶴!?」

見到同時同地有兩個美鶴小亘雖然震驚不解外,但還是沒有停止想要撃破那看不見的牆壁的舉動,並一邊回頭問著拉烏導師。

「唔...這怎麼説呢?應該算是美鶴的殘留思念吧?」

「殘留思念!?是亡靈嗎?」

「也不算是.................。」
導師沈吟了一會,繼續説道。

「聽著,小亘。你應該記得原來在幻界的美鶴最後,他死去時應該是跟小彩的靈魂一起轉生去的吧?」

「對........當初美鶴死時是在我懷中變成光消失的....」

小亘低頭想起當時的情景,僅管現在的美鶴因為自己的願望獲得重生了。
但只要一回想當時美鶴死前還笑著問自己為什麼要哭,還把最後闇寶珠給了自己,之後靜靜的化成光消失了.......
一想那時候的情景,心頭不禁又揪了起來。

「但是不對啊,如果那時死去的美鶴轉生去了,那今天這個美鶴又是?」

「怎麼説........因為你改變了美鶴的命運。」

「咦?」

「你對命運女神許的心願是讓自己重要的友人們擁有自己的未來,這是個願意犠牲自己改變命運的機會而換取衆人幸福的高尚願望,這點我對你很讚賞。
所以命運女神也念在你對友人的深情也賜與美鶴未來。
也就是説,你許的願望,改變了美鶴最想要改變的那一刻....。
僅管是美鶴他妹妹活下來的最小限度,但這樣對他就足夠的。」

「………………」

「你仔細想想,小彩活了下來,現在美鶴多少有個精神寄託,或是為了妹妹而努力。有了希望,不會那麼悲傷,不會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也因此不會來到幻界成為旅人,也不會有芦川美鶴的死亡。」

「那麼...為什麼那時死去美鶴的殘留思念在這裏呢?」

小亘還是無法明白老魔導師的説明,繼續問著。

「過去改變的話,未來也一起改變。而照理説過去到過幻界的美鶴的存在也該消失,而這世界上就只有一個美鶴,也就是現在的美鶴才對。
但是...在於翁芭女神的力量.....。」

「!?」

「翁芭女神的真面目你應該有見過。」

聽導師這麼一説,小亘想起在命運之塔最後受翁芭的誘惑而差點許下命運女神滅亡的可怕願望,還有她的真面目是隻巨大可怕的癩蛤蟆時,不禁顫抖了一下。

「儘管她是位低階女神,沒有命運女神那麼強大,但她好歹也是個女神。
而且,她是世界「負」的力量的集合,而掌管的就是這世界仇恨、悲傷、嫉妒、痛苦等負方面的能力。」

導師的表情越來越嚴肅,摸著他長長的鬍子繼續説著。

「原本,死去美鶴的靈魂,因為過去的命運被改變了,照理這份殘留思念應該就消失掉才對,
但翁芭女神的正好抓住了他這個悲哀絶望充滿負能源的靈魂,加以幅煉製,因而實體化。
再説美鶴本身就是魔力強的大的術士,還有四顆旅人的寶珠的加護,得到了美鶴的力量的翁芭女神如虎添翼,她的力量不知強了多少倍!
而不巧的,命運女神因為被你的誠心感動,特別廣幅度的實現了你願望,這時候力量正是最薄弱的時候,偏偏此時翁芭大人的力量幾乎可以跟命運女神對峙了,為了避免爭執和無所謂的死傷,因此,女神們間作了個賭注,也就是美鶴………」

「那女神們賭注是?」

「命運女神的座位,也就是之後現世和幻界人們命運的天秤執掌之權...」

「太亂來了!!怎麼可以這樣!?」

「這是女神的旨意...」

拉烏導師閉上雙眼,似乎也無可耐何的嘆了一口氣。

「而且…而且!
這樣對現在美鶴太不公平了!!
他現在只是個普通人,魔杖和魔法都不會啊?這樣一定輸的!」

「這倒是不一定...
在這現世與幻界的狹間,一個人的決意與信念,也就是心的力量才是最強大的。
我們相信美鶴吧!」

拉烏導師安慰似的拍了小亘的肩膀,似乎要他靜靜的看著美鶴與他自己過去的亡靈的對決。


「我的乖孩子......今天你的恨與痛苦都可以得到解脱了.....フフフ」

翁芭如對自己的孩子般的口吻,兩手環住持杖美鶴的肩,似乎像祝福一樣的摟著。
而他還是無表情默默的注視著因太過震驚而跪坐在地上的美鶴。

「……我都不知道……。原來以前我不願意想起的夢就是『你』的記憶吧?」

美鶴站了起來,先打破這分安靜。
太多太多事都在一瞬間中被掲發出來,另一個未來的自己憎恨著現在的我?
「真相」是那樣難以至信,荒誕可笑!但是此時的他也明白沒有時間去懷疑這些真相了。

「………………你真的好幸福,我都看見了。
你有你新的人生與未來,伴著自己成長的妹妹,再相遇的友人..........
過著好幸福的日子,我好羨慕……」
另一位『美鶴』將杖的先端指著他-如鏡子倒映兩側的二人,分不清誰虚誰實。

「而我…什麼都沒有……
留在我身邊的只有因悲哀和痛苦所監禁的牢籠,
只要你一開口大笑,我的痛苦就再加深。
這無處可去的心情以及過去的痛苦和憎恨,不斷的折磨著我.........
唯有....把你消去我才能得到解脱吧?」

「不...這是不對的,雖然你是我另一個未來,但你消去了我究竟能得到什麼?」

「……………………」

「我多少能了解你的痛,換做是我,那場事故中如果爸爸連小彩也帶走,全家就只有我一人活下來的話,那我之後的日子也會也會痛苦到快活不下去吧?」

「…………你不懂的……完全不會懂的!!!」

『美鶴』低著頭,緊握住手杖,而下個瞬間,手杖光芒一閃,一陣冰柱落往對方。


「....住手!這場是無意義的戰鬥...!」

美鶴發現在這空間自己意外的靈活,而且似乎相移動的地方可以瞬間移動,也因此閃過了對方的冰柱攻撃。

「我何必對另一個未來的我自己下手?而且你都那麼……」

美鶴在空中閃避著攻撃過來的冰柱,一面喊道。

「你為了要活下去,你必需動手....」

説罷,冰柱化成利刃,刺往美鶴胸前,而美鶴反射性的兩手一擋,眼前突然出現無形的防禦壁阻擋住。

「呵呵呵....不愧是美鶴。即使沒有記憶,沒有魔杖的魔力,但畢竟是同是一個人,心的力量果然是不分上下啊....」

「 但是,沒有用的...你註定要死在這裏...フフフ」

翁芭飄坐在半空中,雙手扶著下巴露出得意的微笑,像是享受好戲般目不轉看著兩人的撕殺。


「那麼,拉烏導師...大人,這場賭注是如何決定勝負的?」

導師掻了掻頭,困惑的遲疑了一會....
「唔…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命運女神似乎賭美鶴會贏,而翁芭大人是賭美鶴會輸這樣…但是……」

「美鶴…是指哪個美鶴?現世的美鶴嗎?」

小亘緊握雙拳,不安的看著這無法介入的戰鬥。


水晶似的大平台反射著二人的身影,其中一方似乎一直在閃躱對方的攻撃,而另一方則是不斷的逼進....。
而一直在躱避的美鶴顯得疲累,一有機會停了下來則是不斷的喘氣。

「!!?糟了!!」
地上突然竄起的藤蔓抓住了美鶴雙脚,而下個瞬間法杖上的青色光芒一閃,美鶴從脚部往上開始漸漸凍結起來...。

「這樣你就逃不掉了…」

『美鶴』苦苦的淺笑,走到被封在冰裏的另一個自己面前。
舉起右手,手杖青珠閃耀一下,瞬間手杖的先端化成鋭利的冰刃....接著他將手杖舉高,眼見下個瞬間就要杖刺穿冰柱...。

「住手!!美鶴!!為什麼要這樣?今天你殺了現在的美鶴,也無法消去你的恨與痛苦啊?」

小亘哭叫的喊了出來。
而『美鶴』似乎聽到了小亘的似狂吼出來的叫喊,停下來了,接著他回頭,緩緩的開口。

「………小亘…你還是沒變,爛好人一個......」

「咦?」

「那時你為什麼不讓我就那樣死去就算了?許了那樣的願望,以為我會感謝你嗎!?」

「命運讓『他』重生,而『我』被抛在這,看著『他』過著跟『我』截然不同的人生,
『他』跟你再相遇,跟你成為好朋友,就跟你那時跟我約定的,回現世的話要一起上學,一起玩樂……你遵守你的約定,和『他』!
 而『我』還是……還是在這…一個人……什麼都沒有……最後究竟被遺忘………」

「…美鶴………」

小亘覺得自己的眼涙又不爭氣的落下來了,哽咽的喊出美鶴的名字,但已不知自己喊的是哪位了。
而在旁觀戰的翁芭此時飄然落到小亘面前,似嘲虐似諷刺的笑著對小亘説著。

「呵呵呵.....小亘啊...你沒察覺嗎?其實你的心底最重視最珍惜的還是過去的『美鶴』啊。」

「!!?」

「僅管美鶴重生了,但是你心底還是深深的存在著那孤獨背影的『美鶴』,你自己都不知道嗎?
 而現世這個美鶴説難聽是個代替品罷了吧....呵呵呵....。」

「這樣吧,如果美鶴死了,表示我贏了,成為命運女神的話,我會大方的把『美鶴』給復活,達成你們的心願的,哈哈哈哈....!!」

女神狂笑著,興奮狂喜的臉顯得猙獰扭曲。

雖然被冰封住行動,但一切卻很聽清楚。
(代替品....嗎?原來...我實際上我反而是他的影子才對.........
哈哈哈....我真傻,事實上果然我是不被需要的,還真渇望被需要的我真是個傻子.....)

當聽到自己是個代替品時美鶴的震驚,就如同被宣叛了死刑般的絶望,漸漸的失去了掙扎的勇氣...。

「………不對……這不對的…………!!」

有關美鶴的回憶,無論是過去在幻界多次救了自己,最後死去的美鶴。
還是與重生後再相遇再成為好友的美鶴,所有以前的未來,現在的過去,一切一切與美鶴的點點滴滴如廻轉木馬在眼前縈繞。

「……我……………我心底或許還存在著過去美鶴。」

小亘抬起頭,不再迷惘。

「但是…我希望是美鶴能過著幸福的日子……
哪怕是忘了我也好,記憶底沒有我也罷…
現在日子過得快樂的美鶴,我即使不能跟他再相遇,但知道他命運改變了過得很幸福,我這樣就夠了……。
但我很幸運,跟現在的美鶴再相遇,並且再成為好友,我能以好朋友的身份陪伴在旁看著他快樂的樣子,是我最幸福的事!
如果過去的美鶴也能這樣享受到這種日子就好了………。」

半哽咽的亘,斷斷續續的説著。

「小亘……」

在衆人來不及反應的一刹那,原本封住美鶴的冰岩閃著光芒…。

「…我自己的命運,是建築在你的痛苦上我感到十分抱歉。但是……」

瞬間冰塊粉碎了,在空間閃爍著如繁星般的塵埃。

「……這命運是多虧某個傢伙的關係而擁有的,他辛苦放棄了他重要的東西換來我現在的我……。
為了我,以及為了他,我不能輸!
我現在不能放棄這些我珍惜的事物!!」

接著原本在『美鶴』手上的杖上四顆珠子閃著刺眼的光芒,而似乎如烈火般的炙手讓他無法握住。
接著在來不及驚喊的下一秒鐘,如決定主人般的杖飛到了美鶴的跟前,而美鶴兩手一握,人與杖如共鳴般的上交錯著光芒。

美鶴靜靜走到了對方的面前,無懼的注視他的雙眼-那映著自己同色的青碧雙眸。


「哈哈哈......最後連旅人之杖也捨棄我而選擇了你了嗎?」

『他』自嘲著仰天大笑,跪坐了下來。

「…我輸了,刺下吧別客氣,這對我是一種解脱……」

如同放棄了一切,『他』閉上了雙眼。

看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他』,明明是同一個人卻有著完全不同命運,美鶴遲疑了。 

見事態逆轉,但意外的翁芭神色自若,不慌不忙,她飄到美鶴跟前,輕聲對美鶴説道。

「……呵呵呵…美鶴,殺了他吧,就把這些痛苦的過去實際上只是一場惡夢!
你有你的新的人生,不用被過去的夢靨所惑……刺下去吧!美鶴!!!」

(耳邊傳來翁芭的耳語,是啊...我跟『他』是不一樣的,我有自己的人生…我不該迷惑……但是…但是………)

美鶴顫抖地舉高手杖,如剛剛同樣,杖上珠子冷光閃爍……。

見翁芭反常的舉動,小亘愣住了,接著他馬上發現到,跟命運之塔跟自己幻影決戰一樣,當你刺向幻影時,實際上也是刺向自己。
誰殺了誰,誰都會死,誰都會消失!

所謂的賭注,所謂的勝負,就是美鶴本身!!!

「?!!!!!!?不對……!!!美鶴!!住手!!!」

小亘大吼。









哐噹一聲。

劃破空間的寂靜,只見旅人之杖滾落在地上,杖上明亮的珠子漸漸暗淡下來。


「……其實我才羨慕你………」

「!?」

「原來那傢伙眼中在看的「美鶴」是你……這點我十分羨慕……。

 呵呵…其實……,我才是你的影子吧?」

美鶴搖搖頭苦笑著,繼續説道。

「我不想再傷害已渾身是傷,盡是痛苦的你,
 能的話…我很想讓你也分享到這些幸福。
 有著可愛的妹妹,有著可靠的友人……他們的陪伴這種人生,這分幸福……」

美鶴也跪了下來,兩手摟住『美鶴』的肩...閉上雙眼。

「我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眼涙不自覺的流了下來,美鶴感覺到『他』現在也跟自己一樣……

「……呵,我輸了……美鶴。」

只聽到『他』笑著應答的這最後一句話。
而漸漸的,手中環抱的『他』漸漸消失了,幻化成金色的光芒,而美鶴如受洗般的浴在金色光芒之下。
涙水交錯於『他』的記憶與意識,漸漸傳達了過來...
很苦澀,很悲傷.....但意外的卻是那麼温暖。


「翁芭...妳輸了...。」
不知哪傳來一位女性的聲音,莊嚴沈穩。
而聽到這聲音的翁芭神色驚恐起來,抱著頭瘋狂無助的吼叫著。

「不!!!我不要再回到那個痛不欲生的地獄裏!!!
住手!!!本來我應該可以當命運女神的!!可惡啊!!!啊~~!!!」

隨著一陣淒的慘叫聲,翁芭被卷入一個暗的空間,而空間呑食她後瞬間收縮消失不見。

「呵呵呵....看來美鶴勝了,所以命運女神大人贏了。原來是這樣啊,賭的是美鶴的決定啊?」

老巫師恍然大悟般拄著杖大笑著。
而眼前看不見的障壁已消失,小亘連忙狂奔到美鶴跟前。

「…小亘嗎?……我一切都想起來了…………
……他的痛苦他的悲傷………
我共有了他的命運,我們以後要一起走………。」

美鶴眼角還是涙水,但卻温柔的微笑著對著小亘。

「……美鶴…………」

心中無數情緒翻滾,激動的小亘有個衝動想要緊抱住美鶴,但因前幾次教訓不敢太魯莾,所以愚笨的把雙手在面前空抓著。
見状,美鶴露出淡淡的笑容對著亘頷首。下個瞬間,小亘緊緊擁抱住美鶴。




「……おかえり……………」




「………………ただいま。」




靜靜的閉上雙眼,委身於親愛友人的懷中………。


「哥哥?怎麼啦?你不要在大家面前這樣抱我抱得那麼緊啦~!!」

小彩面紅耳赤,嘟著嘴抗議著,不時瞄了一下在旁邊的小亘。

「小彩,你哥以為妳失踪耽心死了,妳就把他當作愛哭鬼一下給他撒嬌一下吧。」

亘知道對現在的美鶴,小彩平安無事有著另一種更重要的意義,微笑的默默看著兄妹兩人...。

良久,美鶴抬起頭來,拭去眼角的涙水。

「喂!誰是愛哭鬼啊?比哭,我應該沒有你強吧?」

「哈哈哈...!也對啦~!」

二人打鬧著,往家的方向走著,途中,美鶴停下脚歩,回頭靦腆的對亘小聲開口。


「……………………………謝… 」

「?嗯?什麼?」

「………………………っ、
哼!什麼都沒有!!
總之,我可沒拜託你許那個願望!你還是老樣子,超鶏婆的!爛好人一個啦!! !」

美鶴用力的推了一下小亘的頭,隨即牽著小彩的手氣呼呼的往前走。

「什麼嘛!你剛才到底説什麼啦~喂~!!美鶴~!!!等等我啊~!!!」

銀白色的月光,如守候般,靜靜的灑落在少年們的肩膀上....。

全文完
おまけ-及氏流各角色一言吐槽園地
三谷亘:其實是主演一公升的眼涙男主角...。
芦川美鶴(表):妹控!陽光系影子....!?
芦川美鶴(裏):寂寞的小兔子...。
芦川美鶴(合體):這不是七x珠....。今後雙重人格預定....。
芦川彩:妹屬性蘿莉。
翁芭:美少年後宮計劃失敗的宅女,其實是個很盡職的旁白。
命運女神:大手腐女。
拉烏導師:因為作者使用的輸入法的關係常差點打成「拉鳥」導師(題外話)輕度老年痴呆おやじ。
小村克美:他誰?
金剛、猩猩、狒狒石崗與部下AB:我愛紅娘,紅娘愛我,為您搭起友誼的橋樑vvv(古)
渡邊先生:月老。
及時雨:他誰?(認真)

掩面.......
地洞終於挖完了......。
其實全部哇拉拉寫下來,我只想寫的就是最後那段「おかえり」和「ただいま」而已.....。
(歡迎回來,我回來了,這是日本回家時和家人最常的對話)
所以拚了命把他寫完。

有看的人給我交出300字以上的吐嘈讀後感想,不然我會變成一隻寂寞的小兔子...OQ(任性)

祝大家中秋節快樂~~~vvVVV


Clos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カテゴリ【ブレスト(勇者物語)小説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11) | top↑

+ Comment List +
【】 亞書より。
喔喔~完結篇 v v

>>芦川美鶴(合體):這不是七x珠....。今後雙重人格預定....。
↑↑
嗯,原來及老有續篇的打算啊!
等著拜見~

300字......及老,我給你紅蘿蔔,你就安心的變成兔子吧!XD

人家只會看霸王文不會寫感想的啦~(挺胸)←拖走毆

【】 瑾より。
瑾:「恭喜完結篇!!(撒花)」
及大:「咦?你誰啊囧|||(感到莫名奇妙)」

好吧,其實我一直都有默默的在潛水看著
(偷窺別人網誌的潛水狂>w</)
不過為了不要讓及時雨大大變成一隻寂寞的小兔子
我就浮上來,乖乖的交感想(羞)
-----
前面好揪心,後面好甜美啊!!!
(身後朵朵小花開不停)
兩人拌嘴的模式真的甜到一個爆炸
害我一邊看文一邊萌萌笑(腐笑?)
Happy END我最喜歡了ˇ

看著及大的文章
發現我跟及大有好多相似的想法>///<
像是二個美鶴的設定啊...
再度回到幻界面對自己的的設定...
裏美鶴愛小亘愛得要死啦...(咦咦咦?
不過不完全一樣=w=+
同樣是動畫版最後的衍生,及大保留了bs裡的原汁原味
簡單的表達出美鶴的心境轉變,
不管是表美鶴還是裏美鶴都超萌的啦!!
(但我自己寫的衍生文,卻改掉了bs裡的好多設定,
還自顧自的加自創角色,好殘愧喔...(遮臉))
小亘的功用,果然就是在最後一刻當個盡職的女主角
來喚回心愛美鶴的意識(爆
-----
今後雙重人格預定的美鶴好期待啊!!!
感覺上會腹度破表呢(心)
還是說會意外的變成口嫌體正直的美鶴呢?(誤
我也會等著拜見的(搬椅子坐下來等)
-----
嗯...這樣應該有三百字了吧(毆)

【】 布爺より。
耶?只有我是600字嗎…囧
……
兔子及好像會很可愛…及老喜歡小白菜或紅蘿蔔嗎?咦討厭青椒‧口‧?
嗯啊好吧我認真寫看看,不過請連這段裝死的部分一起算下去XD
真糟糕…我也很不會寫感想啊=w=
有點想也說”也幫我寫個感想吧?”可是那篇悶到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這東西感想怎麼寫就算了XD(汗)

總之終於補完了~值得恭喜~值這是個很重要的突破啊!=口=/
在出國之前願意修羅補完的及老真是個好孩子XD(摸摸頭)
及老的文其實很熱血呢,是充滿正面能量的熱血文章~=w=
托福我也一起補完了(合掌),的確是很故事情理和發展方向的補完文呢,很自然的可以和動畫的人物動作、個性和對白結合在一起。

接著直接寫人物感想了,仔細一想這樣要寫完600字比較快。
下面換我吐槽XD
亘:
及老家的亘君是個有衝勁的好孩子ˇ
雖然還是笨笨的,而且常常有可愛的脫線舉動,不過看得出來在幻界的成長,就算焦躁痛苦還是會往前衝…咦到底是成長還是變的腦袋比較放空呢(喂)
要我寫的話我覺得掉的會比較順手…囧…雖然我喜歡的角色普遍是這個類型,可是對於描寫卻完全不上手啊orz

所以及老的亘君真的寫得很棒喔‧口‧ˇ

命運女神:如果維持原SIZE的話的確是個難以置信的大手,可以一手一隻正太喔(認真)

牽線的三人組:雖然讓人想巴,可是今回牽線算有功值得嘉獎=口=b

翁芭:其實我覺得她跟命運女神賭注的部分及老安排的很合理,兩次都幹這種讓自己又忙又累最後還得不到好處的事情,果然是個盡責的惡役旁白XD

美鶴:
自從在命運中把妹妹撿回家之後終於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愛妹家XD
會有種很強的”敢碰到我妹妹就給你死”的印象說XDD
不過個性真的變的柔軟很多,吐槽也變的有趣多了=w=
(啊啊那個猴子三人組真是經典)
最後跟妹妹撒嬌的美鶴好可愛XD

只是這個發展雖然很合哩,對我來說乍看這種可愛的個性還真的不像芦川美鶴,大概是因為小說版的個性印象太糟糕,導致我對美鶴的印象好像扭曲的很奇怪=口=::

我期待合體後的美鶴有下文喔~很好奇及老會怎麼表現這種可攻可受的微妙個性=w=
(不可以說沒有~~不是寫著今後預定Q口Q?)

【其實女神是神龍吧?(毆飛)】 涼より。
其實還真想繼續潛下去的(被巴)
我對感想嚴重苦手OTL|||
不過怕及老真的變寂寞小兔子飛到月球去,
所以我還是把乾涸的腦汁硬擠出一些感想來了...囧

----------------------------------------------------------

其實及老寫的整篇故事性相當完整哦~
是個很適合畫成一本西利亞斯本的劇情vvv
整體看下來啊,
我喜歡尾聲的那兩句...
小亘盈滿所有的感動抱住與過去融合的美鶴,
以及傲嬌美鶴雖然突然被抱著而愣住,
但是還是回應小亘的言語,
這一段真的很棒Q_____Q::
那樣的畫面深深的滲入我的腦袋裡去=w=::
及老果然不愧是畫圖的人vvv
所要表達的畫面都能用文字表達出來真好vvv
是說妳真該把這名場面畫下來啊=口=/(可以敲碗嗎v)

不過妳家的小亘跟美鶴之間的相處模式,
我覺得單純就以動畫直接接下去會比較不會想吐嘈(毆)
但是我還是覺得動畫裡的小亘其實不是這麼主動的孩子才對啦:P

----------------以下是不是重點的感想=w=|||------------------

其實這整個故事核心主題是"從地獄爬來的翁巴復仇記"吧?(被踹)

以及這也是女神跟翁巴之間的幻界神龍爭奪戰!!!(踹到海底)
不過因為珠子只有五顆,
所以變成只能十五年許一次願望!(巴飛)
(有合體、有神龍...妳確定這不是七龍珠嗎? 囧)

以上就是我的感想了=w=::
因為是想到啥就寫啥,
所以有沒有破三百字就隨他飛吧!!!!(巴上天)

【感謝各位大人的感想啊(痛哭)】 及老(管理人)より。
感謝各位大家的感想...
回來看到那麼多長長的感想文真的感動快哭了O口Q
而且還真的很關愛這隻痴呆老年兔..XD(PS我不是屬兔哦XD)

>亞書
沒啦~~沒有續篇啦...ORZ|||
我只是自己吐嘈自己的結局啦
嗚哦我不要吃紅蘿蔔人家討厭紅蘿蔔...ORZ|||
霸王文不錯..我通常去大家家裏看無料的霸王文看得很痛快...(被八)

>瑾大人
您好啊!!!很高興有意外的客人在看在下的廢文啊.....
因為我不是寫文的...這篇説真的是我第一篇(也應該是最後一篇)的同人文啊ORZ|||
在下的廢文若能讓瑾大有點共鳴的話就很高興了...(感動!!!)
第一次寫的同人文,當然想寫好結局嘛XD
我也希望小倆口能幸福美滿XD
我家裏美鶴個性比較苦悶也很悶騷,而表美鶴會陽光點,但還是嘴巴很壞這樣....盡量循我看動畫版的感覺去抓....
之後"合體"後我是這樣覺得啦,因為有了過去美鶴的記憶,所以多少會變得比表美鶴更傲嬌點吧?
所以才會自己最後吐嘈以後發展會變成雙重人格...
不過我完全沒想到以後的點子,腦中的IDEA也只有這篇....ORZ|||
以後.........就自己腦內鍊成吧...XD
總之真是很感謝大人的那麼多字的感想...
真是看得很感動!!!再次謝謝瑾大!!!!(跪)


然後布爺和腐涼的感想我等等再回=W=

【三 百 字 好多啊!!!!(抱頭)】 空より。
耶~~結果是我最晚交嗎?好想看霸王文!!!(被巴)

抱歉…因為本人對於這種感想類的很苦手,也常提不出個好樣的建議OAQ

小兔子來啊!!!(揮動手上的紅蘿蔔)

咳哼,醜媳婦還是要見公婆這樣 囧rz

首先是及老的文在閱讀方面是節奏其實很輕快明確,加上用詞譴句方面也不會有多的贅飾,我覺得滿棒的!光是這點在閱讀時就不會有一個場景或是動作拖的很長或是很多餘的感覺,所以本人閱讀起來也很愉(?)。

而且劇情的安排上也很合理,我覺得是偏西利亞斯的感覺,加上及老說這是以漫畫分鏡下去寫的,這樣的話…真的很適合畫成本耶,老大要考慮看看嗎?<=無謀的發言

我很喜歡最後的感覺,結果美鶴果然還是個傲嬌感覺比較好耶…整篇其實很接近愛、友情、勇氣的那種冒險,是我本人很愛的菜XD

另外聽說還有續是真的嗎?那我也要敲碗……(被巴)
PS…有三百字了吧?

【感想くらえ~!】 晨曦より。
300字啊..對於喜歡潛水的我來說真是個很大的quest..orz
我是那種一本漫畫和一本小說同時擺眼前會二話不說選漫畫的那種人(毆)不過及老出國前寫完了真的要拍拍手XDDD給妳一個GPˇˇ所以說我中秋節在東部全部看完了ˇ問題是..直接Copy貼筆記本有些FC2顯示不出來的漢字在我的筆電上也完全變成問號OJZ不過還是猜得出來是什麼字就是

雖然說及老沒有寫過文,不過整篇6話的文的節奏都牚握的洽到好處、文筆也非常的流暢,人物的性格上也都很原汁原味,尾聲也有甜得剛剛好的拉卜拉卜mode。真的看不出來及老是第一次寫文喔Ow</(不過我是比較Prefer如果及老可以畫成漫畫啦(羞))

啊..我真的寫不到300字啦<冏>我用畫的可以嗎(喂別畫坑啊)

【回布爺】 及老(管理人)より。
>布爺
感謝布爺回了600字感想文給我~~(抱著狂親)
囧...人家是鹿茸不是小兔子...ORZ|||
然後本來還在想為什麼我的文很熱血......
嗯...仔細看了第六章還真有點jump系模式...(遮臉)
熱血.........其實應該是狗血吧...ORZ|||
本來目指是淡淡的腐文,但結果居然成了這副興...果然文很難寫.....ORZ|||
還好我不是寫文的...(汗)還是乖乖去畫那不成氣候沒有長進的廢圖吧...Orz|||
也很謝謝布爺給各角色的吐嘈~XD
真是很歡樂~~vvv
>>命運女神:如果維持原SIZE的話的確是個難以置信的大手,可以一手一隻正太喔(認真)
其實命運女神是一手應該可以一大把的正太才對吧....=W=;
果然是超大手啊!!!!
然後其實我家的版本我也覺得有點不像美鶴...ORZ|||
不過我的基準是以改變了命運後為標準的表美鶴,
所以在想改變了命運的美鶴個性應該不會跟原作動畫版那樣或糟糕才對...
因為看動畫版小時候美鶴還是會跟朋友們踢足球,會大笑的陽光少年,所以我的思考是覺得改變命運的美鶴應該會留有基本的個性。
比較不會太自閉,不過嘴巴壞看不起人的地方還是沒變,也就是稍微比動畫版陽光點...這樣吧?
然後我家裏美鶴都在當裝可憐的小白兔所以更不像....ORZ|||
本來在思考要寫成已經沒自主意識只有怨恨的怨靈,
不過想想這又不是驅魔少年....(喂)...所以拉回來...=W=;
總之,在下家設定的自主流同人文讓布爺覺得角色個性有扭曲到在此説明一下...Orz|||
然後後續真的沒有啦...ORZ|||
我只想到這篇中長篇的洗利亞絲文啦...
要發展是可以,因為我的想法是保有以前記憶的美鶴,多少會受到過去記憶的影響,個性可能會介於表美鶴和動畫版美鶴之間吧,而且應該會變成更嚴重的妹控....(汗)
可是我不是寫文的料...因此就讓他沈入馬你亞那腐海溝吧.....-W-/
然後我回的感想文應該也有破600字吧~
夠有誠意吧!!!感謝布爺!!!!!

【回腐涼】 及老(管理人)より。
>大腐涼
感謝腐涼賞紅蘿蔔吃....XD
>是說妳真該把這名場面畫下來啊=口=/(可以敲碗嗎v)
因為畫不出來才用寫的啊...ORZ|||嗯...如果是場景的話應該是可以挑戰看看....可是都寫出來了....發現自己很懶..ORZ|||
然後回頭看看我家的亘看起來像是灌了太多天然氣所以主動到不行...(汗)
其實應該慢慢從認識,至少要交換日記開始比較合理吧..(是這樣?)
不過礙於我想快點結束故開始狂灌小亘的天然氣.....XD
果然這篇寫到最後變成七龍珠了...還好我家美鶴的頭髮沒有立起來,發射龜派氣功....(抖抖)

安心啦,你字數有300以上(好像四百多)
所以很感謝大腐人啊~~~!!!!得到老大的感想真是實在不過了!!!來~親一個!!!

【回腐空】 及老(管理人)より。
>腐空
謝謝老大真的交出來了...XD
是説寫文或是畫圖多少應該會想要點人家的感想或共鳴吧....特別是寫文的吧
因為以前沒寫過文,真正寫文更會在意一些有的沒有的事,像是寫出來的東西人家看得懂不懂啊,文字會不會太噁爛啊.....劇情發展會不會太鳥之類的...
總之,突然可以理解烈火大人會伸感想文的心情了...=W=;
然後大人誇獎真是令小的十分感動...ORZ|||
まっ、原先我的標準是有看懂就好了...所以得到寫文的人的誇獎會更加高興&害羞....(其實我是傲嬌型!!!?)
至於畫成本.....
太太您想太多了(挖鼻)
就是畫不出來才會無謀到用寫的啊囧!!!!
另外...我也是比較愛傲嬌型的美鶴....vvv
美鶴就是要傲嬌才好食啊!!(拇指)
最後...沒後續啦ORZ|||
請大家腦內自個鍊成吧......(汗)
嗯,感謝大人!!!有300字,所以我也努力的夭出300字來回!!!


 ブレスト(勇者物語)衍生 ~第五章 現世與幻界的狹間~
吐血...果然不出我所料!!爆數字了...ORZ|||
所以最後應該共六章才是...
第五章先上菜好了...=W=a




ブレスト(勇者物語)衍生
             ~第五章 現世與幻界的狹間~


(三谷亘你真是個大嘴巴!大笨蛋!)
(重生後的美鶴當然不會有以前不幸的遭遇,更不會有成為幻界的旅人與我的記憶,
明明就已經決定別再提過去美鶴的事了,但我為什麼還是又説出來呢?我這個笨蛋!!)
小亘一邊咒罵著自己,一邊緊追的美鶴的脚歩,右邊的臉頰灼灼發熱,似乎在嘲笑著自己剛剛的魯莽與愚蠢。

校門口一陣騷動,美鶴被小村克美給攔了下來,小村則是一副驚慌失措的跟美鶴講著什麼,而聽完小村話的美鶴,則是眉頭一鎖的往校門外奔去,似乎發生了什麼事。

「小亘!你來的正好!!不得了啦!!!怎麼辦啊!!!
芦川要去找那三個大金剛單挑啊!!!芦川再怎麼害也沒法一對三的吧!!?現在怎麼辦啊~!!!」

「小克,你冷靜點...現在是什麼情況?」

「剛才石崗他們來找芦川麻煩,沒找到人但正好被他們看到看到芦川他妹妹一個人在校門口,然後那一行人抓著小彩妹妹走了!!
然後還挌話叫芦川要要回妹妹就要去找他們單挑!!!現在怎麼辦!!!怎麼辦啊!!!」

小村十分慌張,混亂的猛搖著小亘的肩膀。

「沒搞錯吧!這樣算綁架了耶!!小克!你快去報告老師!」

「好!!!!」

「還有,石崗他們帶小彩去哪了?」

「.........他們説.....叫芦川一個人去那棟鬧鬼的大樓找他們單挑...」
小村膽怯的告訴了小亘所在地。

果然是那裏,是巧合還是必然呢?
小亘内心這麼想著,接著也頭也不回的往校門外奔去。


這棟工程進行中就停擺到現在好幾年的大樓,一直謠傳著有著幽靈出沒、鬧鬼的消息,因此幾乎很少人會踏入這裏。

「小彩!!!妳在哪裏?」

現在美鶴腦中只有妹妹的安危,
這棟即使是大白天也是陰森森的大樓,依舊只迴盪著自己的吶喊聲,美鶴一層層尋找著,但卻無任何回應。

「美鶴...」

「啊!小彩!!! ?」

意外的,小彩站在樓梯口,夕陽斜射下映著她可愛稚嫩的臉龐,
但那嘴角一抹不可思議的微笑,讓原本要衝上去抱住妹妹的美鶴停下了脚歩。

「美鶴...你果然來了...呵呵呵...」

「.......................妳是誰?」

「呵呵呵.....不愧是命運女神挑中的旅人...你即使重生還是一樣感覺鋭利又靈敏....」

「好吧,先把你的妹妹還給你,等一下你有重要的事待你去做呢!」

小彩突然雙脚一癱,昏了過去,而美鶴連忙上前抱住,懷中的妹妹如做了美夢般睡得香甜,正放了心中一塊大石頭想喘個氣時。
身後傳來了輕笑聲,回頭一看,則是一位沒見過的長髮少女。

女孩浮在半空中,色長髮隨風飄揚著,著連身到膝下的連身長裙,頸子上配戴的項錬搖曳著發出靜靜叮鈴聲,那美麗卻不懷好意的笑容看著美鶴輕聲説著。

「呵呵呵...你是第一次見到我吧?雖然那好孩子『美鶴』一直都在我身邊啦...
我叫翁芭,也算是個女神。」

「什麼!?」

這自稱翁芭的女孩不顧一頭霧水的美鶴,繼續用她甜美的嗓音説著。

「唔....御門沒辦法開也沒關係,我跟命運女神打好賭了,所以就直接帶你去完成你要做的事。」

女孩右手一揮,握住了那把與夢中一樣鑲有四色珠子的手杖。

「美鶴!!!」

而此時小亘正趕到。

眼前的是美鶴與一位本不該出現在這裏的人物,小亘有陣不詳的預感。

「嘖!『原』勇者登場.....,真會挑時間....」

翁芭皺了皺眉,舉起手杖,四顆珠子發出各色光芒,越來越亮....

珠子的光芒亮到把整棟大樓照得如白晝一般睜不開雙眼,
但下個瞬間就急速暗了下來,而能睜開眼睛時,美鶴與那位女孩一起消失不見了....
眼前就只剩自己和倒臥在地上的小彩...



小亘先扶起躺在水泥地上的小彩,仔細端詳只是睡著而已,小亘先鬆了一口氣,抱著小彩讓她倚靠在牆角邊。

「美鶴!!!妳把美鶴帶到哪去了!!?」

小亘大吼著,眼前的樓梯原本是御門所在之處,但現在只蓋到一半的的水泥階梯,黄昏的日落在眼前染成一片血紅。

「怎麼辦...怎麼辦....笨蛋!不能哭....!!三谷亘你這時哭屁啊!!」

現在美鶴究竟是被帶往何處?是安全或危險?完全沒有頭緒可知,目前小亘跟本無技可施,耽心又著急的心情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而涙水也不由得延著眼角大顆大顆的落下。

「哦咳.....!看來你需要幫忙了?」

一聲作做的咳嗽聲,眼前出現了一位鬍子長到脚邊,頭上還頂著個奇妙的形状的帽子的老人。他身邊三隻不同顏色圓滾滾的小鳥吱吱喳喳的吵著。

「啊!!拉烏導師!!!」

「 ....................哦咳咳咳......!」

「.................哦!對哦!大人!拉烏導師大人!!」
小亘恍然大悟連忙多加敬稱。

「您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然後還有!美鶴他被那位假女神給帶走了!!怎麼辦!!!我快急死了!您知道他們到哪裏去嗎?我要去救他!!」

小亘面對這意外而來的救兵如同溺水者抓到浮木般的欣喜,不顧一切的想要問個究竟,但一開口就是一串不知重點的連珠砲。
而相反的,拉烏導師心有所思,慢呑呑的開口了

「小亘啊...你要去看美鶴他們的決戰嗎?沒什麼時間了。」

「咦?」

「命運女神大人和翁芭大人兩位將以美鶴為賭注,而且這只是美鶴自己能完成的。我們頂多只能在旁邊靜靜的看,不能出手幫忙。
我們去只是去當觀衆,這樣你還要去嗎?」

「導師大人...你説什麼我完全聽不懂!為什麼要以美鶴為賭注?女神她又是拿什麼來賭?我完全聽不懂啊~?」

小亘腦袋只出現一堆問號,但導師眼一瞪,小亘連忙住嘴。

「到底要不要去?沒時間了!!」

「.........................我去!
我要去美鶴身邊!!我一定要把他平安的帶回現世來!!」

雖然還摸不著頭緒,但心中要保護重要友人的信念讓小亘毅然回答要到美鶴的身邊。
而拉烏導師則邊搖頭邊長嘆一聲,揮動了手上的魔杖.....



「呵呵呵....王子大人醒來了嗎?」

不知自己昏了多久,睜開眼睛時,美鶴眼前是那位叫翁芭的少女,她浮坐在半空中,抱著那把手杖,笑盈盈的看著自己,然而笑容還是那樣的不懷好意。

環顧四周,自己置身於一個如水晶鏡面般的大平台,而四周是見不到邊際的幽暗,美鶴一堆疑問在腦中盤旋著,終於開口...

「這是哪?妳為什麼帶我來這裏?」

「歡迎來到現世與幻界的狹間,你是這個舞台的主角之一,而你要完成你的『命運』啊。」

「什麼!?」

「你居然把過去的自己忘了?
呵呵呵...也難怪啦!畢竟以前的你是那麼的不幸,那麼的悲傷...好可憐...連我都好同情。」

翁芭假惺惺的的啜泣了幾聲,之後攤了手繼續説道。

「呵...就幫你復習以前的故事吧!」

「那天......爸爸不只殺了媽媽,還連自己唯一的妹妹也一起帶走了,只留著你自己一個人孤獨的活了下來。
這樣如遊魂般絶望的心情持續了四年,直到你知道來了幻界可以改變命運的方法.....」

女孩訴説著自己不記得的「過去」,但似乎在哪聽過。
是啊!在夢中、還有與小亘口中説出來的幾乎同出一轍......。

(...騙...騙人..我不相信...)
美鶴掙扎著要否定這些,但是翁芭還是繼續説了下去。

「而來了幻界,聰明的你成為魔力強到可呼風喚雨的魔導師。
為了改變這沈重到不行的命運,不顧一切要達成自己的願望,那時的你很拼命呢!」

「即使最後一顆闇寶珠會破壞封印住魔族的結界,你還是把它解開了。那時蜂湧出來的魔物們幾乎把帝國夷為平地,那時死了不知多少人呢?」

「但是那時你心意已堅,了自己的心,為了自己的願望,任何人的生死,悲喜都與你無關。你那時努力的樣子如同在溺水在大海裏無力又拼命的掙扎著,很棒哦~....ふふふ.... 」

「畢竟是幻界嘛,回到現世就跟幻界沒瓜葛。反正他人的不幸,跟自己沒有關係嘛!
這一切的一切我都知道的,呵呵呵呵.........」

與夢中的『自己』給自己看的景象一模一樣.......與那傢伙講的也一樣.......

「最後辛苦了老半天,沒想到還是失敗了...
那時的你應該就這麼死去的...好悲傷、好痛苦,孤單一人...無盡絶望....
嘻嘻嘻...這我都很清楚,因為我都伴在那好孩子的身邊,他都告訴了我他的痛苦...ふふふ...」

之後她轉身,表情刹時變成憤怒,她瞪大了眼睛,用高了幾分倍的音調繼續説著。

「但是,最後有個多管事的傢伙,他得到了向命運女神許願的機會。
我明明叫他許讓命運女神滅亡的願望,讓他和我一起成為幻界的神,這樣多少願望都能達成,都能改變的!!
結果那個笨蛋,連好不容易能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都不要!?他居然許了讓魔族退出幻界,讓他的重要伙伴們有自己的未來的....這種可笑到極點的願望!」

翁芭高笑起來,笑聲令人不寒而慄。

「哼!仔細想想,他跟本就是幫你收拾你留下來的爛攤子嘛!
然後呢?你運氣好好哦~因為你也算他『重要』」的伙伴嘛,
所以你的命運多虧他被改變,有了新的未來而重生了....呵呵呵..好諷刺啊....!」

「那...他是誰....?」
美鶴覺得自己快要站不住了。
妹妹的死,自己做過的殘酷的事,以及那深不見底的暗與悲傷,此時那個夢靨中出現的一切在脳海裏打轉,多希望這少女所説的都是假的,這是夢就好了...

「呦~居然連自己的大恩人,好朋友都不記得啦~你好沒良心啊!嘻嘻嘻!」

翁芭在講到『朋友』這兩字還故意加重音調,尖鋭的笑聲充滿了憤恨的諷刺。

「就是....三谷亘啊!!
唉呀,他也來了呢。嘻嘻嘻.......」

回頭一看,小亘和拉烏導師隨著光球一閃,出現在眼前。

「美鶴!美鶴!!!」

眼見美鶴就在眼前,小亘奮力的想要衝去他身邊,但是,眼前似乎有著看不見的障壁,阻擋了自己的去路。小亘只能用力的敲打著這無形之牆,呼喚著美鶴的名字。
而翁芭看著小亘,口氣轉為不屑,繼續説道

「哼!沒關係,你有來沒來也沒差~。反正這個賭注只能由美鶴來實行,你就只能當觀眾。
呵呵...也好,給你看看你的『好朋友們』究竟會贏會輸...你或許可以兩邊都加油....哈哈哈!!」


整個空間充滿那憤恨的嘲笑聲,説罷,翁芭放開手中的那把鑲有四色珠子的手杖,手杖飄浮了起來。
接著,暗中似乎有個影子緊握住了它,漸漸的,身影越來越清晰,當看得清楚時,小亘呆住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另一個『芦川美鶴』,穿著幻界術士的衣服,彷彿是過去曾經身為「旅人」的美鶴,出現在眼前,無表情的注視著前方。

<第五章 現世與幻界的狹間~完~>


吐血.....orz|||
果然寫不完...orz|||所以要拆成2章來寫...
翁芭女神樣的台詞還真多....她跟本就把原作(電影版)都劇情全捏光了...(抖)

結局....在脳袋.....我努力看看能不能這禮拜内上菜看看....orz|||

最後,繼續發給大家好人卡感謝各位大好人看到這裏(三跪九叩)

Close↑


カテゴリ【ブレスト(勇者物語)小説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2) | top↑

+ Comment List +
【把好人卡丟回去~!!!】 小扈より。
嗯嗯嗯......那個女神我果然真的很沒好感....
加油!小亘!快把你的老婆美鶴打暈後抬回家!!!!!
這樣勇者傳說就拉布拉布的落幕了=w=

【】 及老(管理人)より。
感謝小扈感想啊!
那個青蛙女神果然很適合當惡役XD
雖然我在看動畫時看她出場還以為真是女神...=w=;
然後小説版更是囧很大....
哇咧....小説版的亘絕對有睡美人還是白雪公主控...
總之...最後結局不是很好收...試寫了3分之一居然有爆數字預感...orz|||
我要努力一章結束....orz


 ブレスト(勇者物語)衍生 ~第四章 Nightmare~
はい!!!第四章上菜!!!

硬是加班一邊寫文和忙公司的事我還真是悠哉啊(汗)
明明我這禮拜忙得要死啊~~~囧rz|||
能的話我希望下禮拜寫完啊......



第四章      ~Nightmare~

睜開雙眼,美鶴發現自己佇足於暗中...

明明四週漆得伸手不見五指,但不知為何不會感到害怕。

在某個角落隱隱約約傳來一陣哭泣的聲音,在這近乎無聲的暗中更顯得清晰,美鶴尋著聲音找到了源頭,
即使四周一片暗,還是看得出來是位男孩,蹲在地上抽噎的哭泣著。

「小弟弟,你為什麼哭呢?迷路了嗎?」

輕拍著男孩的的肩膀,美鶴問道。


「......嗚......嗚嗚.....爸爸,...媽..媽....嗚嗚....」


「跟爸爸媽媽走散了嗎?」

一邊撫著男孩珀金色的頭髮,美鶴邊安慰著,頓時覺得這男孩跟小時候自己頗為相似...。


「....嗚嗚....還有小彩.....,大家.......大家都......」


「!?」


一眨眼男孩身影消失了,四周的暗也逐漸清晰起來,嚇然發現自己踏在一片深紅色的池子上...


不...,是血........


就跟那天一樣.....爸爸和媽媽的血把家裏給染紅的那一天一樣...........死了......,
這是美鶴不太願意回想的過去。

然而,與那天不同的是,現在除了爸爸媽媽,眼前還有自己的妹妹.......


「....小....小彩......騙...騙人的吧...........!!?小彩......連小彩都.........」


美鶴顫抖的雙手,試著想要去抱起倒臥在血泊中的妹妹,
然而下一瞬間,眼前恐怖的景象消失了...
取代的是再度陷入暗中....



「.......這是夢吧?

.......還...還好是夢...........,謝天謝地!

失去爸媽就算了,如果連小彩也一起抛下我的話,那我就不知怎麼辦了........」


美鶴鬆口氣跪坐了下了,手扶著額頭,那天家中的事情如走馬燈般在腦海中廻轉著。

4年前的7月,那是個如往年一樣炙熱的夏天。

那年父母感情已離異,出事那天,母親已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了,眼見母親要隨著外遇對象離開時,
此刻父親情緒失控,抽起廚房的菜刀砍殺那個男人以及母親,之後也隨及斷了自己的生命....。
幸虧因為美鶴兄妹倆當天出門沒在家中,若他們也在家中的話,以美鶴的父親的個性,或許也會帶他們兄妹也一起上絶路也説不定...
這是姑姑這麼説的。

「...這是夢吧....?如果是夢的話怎麼還不醒來呢?
好不容易我努力不要再想起那天的事的....」


「這不是夢。」

「咦!?」

寂靜的暗中前方傳來應答聲,美鶴自然而然的抬頭一望,而出乎意料的人物出現在眼前讓美鶴瞪大了眼説不出話來。

(那不是....我自己嗎?)

白色長袍罩著是深色斗篷,
除了衣著不同外,眼前的『他』如鏡中的反射,一模一樣的美鶴自己站在眼前。

「這不是夢,這是你另一個過去,也是你另一個未來。」

魔導士裝束的『自己』無表情的説著。
手上的木杖鑲著四個顏色的珠子閃著光芒...在暗中格外明亮。

「..........」

看著『他』拿著手杖輕觸了地面,眼前的暗又消失了,而映入眼簾的是一望無際的荒漠...
再敲,則是一片炎上的森林,熊熊火舌已吞沒林化為煉獄......
又敲..則是一座巨大都市,看似繁華的城池,
但是高聳的建築早已化成斷垣殘壁,如大戰過後般遍佈屍體,被染成紅色的階梯更是觸目驚心.......
最後再敲時,眼前一切都消失了,一切又歸於暗與寂靜。

「............................................................」

雙方沈默了良久...美鶴終於先開口了。

「你給我看這些,是什麼意思?」

「..............
 你知不知道.....」


那位『自己』低了下頭,緊握住手上的手杖,一字一句的説著,聲音顫抖又細微...但美鶴清楚得聽到了那也跟自己一樣的聲音。

「你知不知道.......
 當你快快樂樂的享受你自己的人生時,留下的我是有多麼痛苦.........」

「咦?」

「失去了爸媽,還有小彩.......,
要改變...為了要改變這一切,甚至不惜讓自己的手染上血,
把自己的心化為無,要讓自己裝作感受不到那些人的痛苦,裝作聽不到那些人的哭泣......
我失去了我的一切,儘管最後還是失敗了,但這無所謂........
而你有個爛好人讓你重生,把屬於你自己的悲哀與痛苦都留給我一人...
.....我是這麼的痛苦...而你卻......!!」

「!!?」


美鶴想反駁這些完全聽不懂的話,但驚覺自己不知何時已被像冰柱一樣的物體困住,無法動彈也無法開口。

「...........我好痛苦........」

『他』高舉手杖,手杖尖端瞬間凍結成冰塊,如刀劍般尖鋭的先端閃著不寒而慄的光芒。

「...........痛苦到....好想要殺了你!!!」

刹那間,那把利如刀刃的冰劍一閃,刺了下來,穿過了冰柱,也穿過了美鶴的胸膛...。

而最後映入美鶴眼前的『他』則化成剛才那位男孩,男孩緊握著手杖,眼神只有深不見底的絶望與無盡哀傷......



「っ!!!!!」


「.........................................................................

.............哈哈哈........果然是夢啊.......」


從惡夢中驚醒的美鶴,環顧四周是熟悉到不行的房間,而鬧鐘上的指針在月光的反射下看得出來是3點25分......
抓著自己散亂的頭髮,連幾個深呼吸想要平撫惡夢中的恐懼與不安,心臟還是狂亂跳著...
與之前完全記不得的夢不同,這個惡夢這麼清楚這麼鮮明,美鶴回憶起夢的内容,猛然從床上跳了起來,衝向小彩的房間。

「小彩!!!小彩~~~!!妳在吧!!回答我!!」

「....................唔....哥哥?怎麼啦.....半夜不睡覺嗎...」
小彩揉著睡睛惺忪的雙眼抱怨著。

「...太好了!小彩」
確定了剛才一切都夢的美鶴激動得把小彩緊緊摟住。

「哥?做惡夢了?」

「...嗯。」


小彩雖然年幼但卻超齡的懂事。
而且似乎若有若無的知道美鶴的心情,
她輕輕的吻了美鶴的臉頰,説

「乖乖~這是小彩的護符,它會保護哥哥不會再做惡夢哦~。」

「.....哥,我沒事的。
 小彩會一直都在你身邊的,所以不要耽心.....」



離美鶴轉進來的日子已經過了2個多月,
而自從上次石崗等不良少年事件後,小亘與美鶴彼此已深植了友誼,
之後無論上下學,討論功課,打球等幾乎在一起,
奇妙的彼此默契也極高,不知不覺成了班上公認的最佳拍擋。

其中雖然石崗他們還三歩五時來找麻煩,但由於美鶴其實在運動上也十分出色,再上小亘的盡可能的調解,也相安無事的渡過。

小亘似乎已經決定好再也不跟美鶴提過去在幻界的種種,但偶爾看著爽朗大笑著的美鶴,或是毎天早上像婆婆媽媽一樣對小彩東操心西操心的樣子,小亘總是會自覺的浮現以往望美鶴哀痛的身影,不由得心痛起來。

(...明明現在的美鶴那麼快樂,為何我總是會感傷呢?)


「喂!小亘~你有沒有在聽我説話?」

「!?啊...啊啊!?什麼?對不起我恍神了....」

「你哦...!怎麼老在發呆啦!我是説,明天小彩生日,要不要來我家幫小彩慶祝啊?」

「哦哦哦!小彩要生日了啊!!好啊~!!我會準備小彩最喜歡的布丁蛋糕的!!」


小亘又驚又喜,自從重新認識美鶴到現在,都還沒去過他的家裏,這時一個念頭閃過小亘腦中。

「那麼...你爸媽答應了嗎?突然去打擾不太好吧?」
小亘試問著,儘管都那麼要好了,美鶴並不常跟自己提家裏的事,而且從沒見過美鶴父母,小亘不禁耽心改變命運的美鶴是否連那件不幸的事也一起改變了。

「........................本來我不想講的,
 算了,是你的話應該沒關係。」


美鶴停住脚歩,低了下頭,初秋夕陽的風吹拂著頭髮,映著如稲穗般的的金黄色。

「我爸媽已經過世了,現在我們是跟姑姑住在一起......」

「.............生病嗎?」

「不....4年前我家發生變故,而我爸媽就是那時候過世的........」

「.................這樣啊........」


小亘眉頭一鎖,黯然地凝視著美鶴。
原來如此,他内心想著。儘管美鶴沒説出家中變故的真實,但小亘已知道改變的儘是美鶴的一部分命運,那件事還是發生了,而唯一改變的,只是捥回了小彩的生命,而這對美鶴來説似乎是足夠的了。

「.................小亘,有件事我早就想問了。」
兩人沈默許久,先開口是美鶴。

「你....究竟在看誰?」

「疑!?
沒有啊,我就看著你啊。」


「不...別騙我了!!

 我感覺得出來,有時你看著我時,但其實凝視的是在遙遠的彼方,就好像我身後還有人一樣!

 所以,你説啊!你到底在看誰!?」


美鶴搖著小亘的肩膀,近乎吼出來的聲音讓二人又陷入了沈默。


「..............................................」

小亘深吸了一口氣,咬住嘴唇,一種激動的情緒似乎快要破堤而出。


「...如果説....我是指如果的話。

 美鶴,你有沒有想過?在那場變故中,實際上活下來的只有你的話,你會變得如何?」



「!!」


「如果那樣的你,得到一個機會可以去異世界改變自己的命運,

而你會不會了矯正這扭曲的命運甚至不惜毁了那個世界及眾多生命?」


「.....住...住口.....」



美鶴不由得倒退幾歩,耳裏聽到小亘口中説出的話,而腦中浮現那天惡夢中的内容,不禁害怕得發抖了起來,
而眼前的小亘還是用那不知望著誰的眼神看著自己繼續説著...

「如果這樣的你還是失敗了...
 最後連自己也痛苦又悲哀的死去....如果是你......」

「我説不要再説了!!!!!」


啪的一聲清脆的響聲,伴隨著美鶴的怒吼廻盪在夕陽下.....


「........................................對不起...........」

小亘摀住自己的右臉,沈痛的道歉。

「......我先回家了,再見!」

美鶴低頭轉身頭也不回的跑著。

<第四章 Nightmare~完~>

慘了,有不好的預感,大概第五章會大爆數字....
即使不爆也會分成上下兩節...ORZ|||

這章好不容易進入重點了...也是我想要寫的東西,我畢竟不是寫文的(其實也不會畫圖...ORZ)
想要表達的地方超難表達的....夭壽哦!!!

我是很想快點寫完,因不再不寫完,我現在中午午休動不動都陷入妄想模式搞得超亢奮,然後下午再來鬧偏頭痛...orz
不過以我目前月初忙得要死的情況下,一個禮拜一章是極限了...Orz|||

總之,感謝有看到這裏的您...再敬上最高的敬意
然後有感想的地方也別客氣的吐嘈吧!
以上

您的忍耐度為...10級分「好人卡」一張取得...(←被巴)

Close↑


カテゴリ【ブレスト(勇者物語)小説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5) | top↑

+ Comment List +
【人家不要好人卡,我要下回XDDD】 小扈より。
嗯嗯,繼續發感想~=V=
這篇啊……感覺就是好……

老夫老妻(被巴)

該怎麼說,我喜歡美鶴質問小亘的目光那段
雖然有種好像老婆在審問老公到底在外面有沒有金屋藏嬌(誤很大XD)

下回要爆字數嗎?我可是很期待的XDDDDDD

【】 亞書より。
喔喔~劇情高潮啊!(撒花應援*)
ワタル君、是男人就要追上去推倒喔!

及老的文筆好到令人忌妒捏=w=

【好人卡請回收(摔)】 空より。
完食:3
突然間進入了老夫老妻模式...
這篇進入了劇情的高潮耶XD

續集呢!!!(敲碗)

【耶豆......】 NaOHより。
工作辛苦了!

不過、那個.......
是說我也來拿卡等下一回了=////=
及老,加油~~!!

【】 及時雨(管理人)より。
感謝留言!!!!
>小扈
謝謝感想...>w</
囧!?老夫老妻嗎?(爆笑)
那我家的進展太快了應該煞一下車...-w-a
下回我預估一下八成爆到會拆成上下篇.......orz|||
難得寫長篇(中篇吧?)的小説,有人看的話就很感謝了...orz|||
畢竟腦中已有結局了,所以沒意外的話應該會寫完吧...
>亞書
囧...
小學生的話先從A開始吧,牽手或抱抱但推倒晩一點啦XD
嘎...文筆!?(抖抖抖)
感謝亞書大的誇獎,小的惶恐啊...ORZ|||
我有文筆這東東嗎......(汗)
總之讓你能看懂就該謝天謝地了...=////=
但這麼一誇我的鼻子好像高了起來了(←打扁它!!)
總之謝謝...您真是個大好人!!!

>空
續集哦...慢生中...請碗敲慢一點(抖)

>氫氧
哦哦!!氫氧看過原作了吧~vvv
抱歉我一直在強迫推銷中獎...ORZ
謝謝應援啊!!!我會努力寫完的....!!


 ブレスト(勇者物語)衍生 ~第三章 那名為縁分的羈絆~
はい!!第三章出來了(好慢)
所幸我已經抓到要寫的方向了,結局有在腦袋了,
看來真的是五章可寫完v
這章可能看起來會有點辛苦......(抓頭)抱歉....ORZ|||

よ~し,還剩2章。努力!!!



ブレスト(勇者物語)衍生
            ~第三章 那名為縁分的羈絆~



現在小亘的内心十分的複雜。

(對啊,因為我已經改變了美鶴的命運,所以有了新的人生的美鶴當然不記得我了.......)

(沒關係!不記得我也不要緊。
連小彩都回來了,現在的美鶴一定很幸福吧?只要他不再那樣痛苦悲傷就好了....
這樣就好了.........)

小亘喃喃自語著。

想起過去總是悲哀的眼神望著遠方的美鶴,不禁一陣難過。
整理著混亂的思緒,小亘躡手躡脚的走進教室。本來以為遲到要摸進去的,不過看班上亂轟轟的樣子,看來渡邊老師今天可能有事耽擱了吧?
一面暗自慶幸自己的好運,小亘坐到自己位置,把數學課本、鉛筆盒等上課用具拿出來,一面思考著...

(就同一開始的,美鶴也轉進跟我同學校了,其實這樣見到面的機會也多,
不記得我也沒關係,
我這樣太急的話也只會被美鶴當成神經病吧?
那我也得別太急燥,重新開始認識,有機會一定能跟他成為好朋友的!)

望著窗外的藹藹白雲,覺得又燃起希望。

「起立!立正!敬禮!老師好~~~!」

隨著班長的號令,渡邊老師也總算來了!小亘心不在焉的跟著大家站起來行禮之後又坐下。

「今天要介紹一位新轉進來的同學」

粉筆卡卡的磨擦在板上,底下同學們因對轉學生的好奇與興奮在底下竊竊私語議論著,小亘又繼續望著窗外的晴空想得出神...

「我叫芦川美鶴....今天第一天...」

(呃!!!!!?什麼!!!!?美鶴!!!????)

猛一抬頭,芦川美鶴就站在講台上自我介紹著,
小亘站了起來,右手指著美鶴,驚訝的雙眼似乎已忘了現在是上課中,不禁喊出聲!

「美鶴!!!?」





「...........三谷同學,有什麼事嗎?」

一回神來才發現全班學生全都盯著自己,就連講台上的美鶴也皺著眉頭瞇著眼睛在瞪著自己。

「啊~!!沒事沒事!!!美鶴!真是個好名字啊~!!!啊哈哈哈....嗚哇!!」
小亘尷尬的邊乾笑邊搔著頭坐下,卻沒發現椅子已被自己踢倒而重重的跌坐在地板上,惹來全班哄堂大笑。

(糗弊啦~~~!!!)
雙手掩著臉頰,頓時覺得自己的臉大概可以燒開水了....


「咳咳....」

渡邊老師作做的輕咳了兩聲,學生們頓時安靜來。

「從今天開始,芦川同學會跟你們同班,大家要好好照顧他哦!」

「好~~~!!」


同學們異口同聲拉著長音回答。
小學生們對新的事物總是充滿好奇和興奮,加上美鶴又是外表清秀的美少年,對女孩子們簡單的從外表上就取得了好感。

「唔...那麼.......三谷旁邊有個空位,芦川你就坐那個位置吧?」

「咦!?」


小亘大驚,抬頭看美鶴的驚訝的表情也跟自己差不多,但眼神似乎只差衝口説出『有沒有搞錯』這句。

「三谷雖然有時會有點脱線,但事實是個親切的熱心的好孩子。
三谷,班上正好也只有你旁邊有空位了,新同學你要好好照顧人家哦!」

「是!!!是的!!!」


聽老師這麼説,小亘連忙站起來朝著美鶴重重行了個90度鞠躬禮。
似乎也因老師都這麼説了,美鶴輕聲嘆了一口氣走向自己的位置。

「那麼翻到第39頁.....
噢!對哦!第一天上課芦川還沒拿到課本嗎?那麼....三谷,你跟芦川同學一起看。」


「是!!」

小亘緊繃著神經,心臟七上八下的跳著。除了内心大喊『渡邊老師萬歳』外,還懊悔自己早上怎麼那麼魯莽...
比起雀躍的小亘,美鶴顯得有點無精打采,小亘大概也猜的出來原因就是自己。
趁渡邊老師寫板時,小亘壓低了嗓門

「....那個,不好意思....」

「嗯?」

「那個.......早上我認錯人了,對不起!!!」

「..........噢!原來是這樣啊!」


聽小亘的「告解」,愣了半秒的美鶴恍然大悟的笑了。

「哈哈!這年頭還有像你這樣的糊塗蟲啊!真是服了你。」

「算啦算啦~!不跟你計較了。」

美鶴閉上眼睛,左手托著下巴,搖著右手繼續説道

「但是啊,早上沒睡醒也不要隨便亂找個人抱啊!如果今天你抱的女孩子像小彩的話,我絶對會給你一拳。
啊,小彩是我妹妹...」


「哈哈哈...對不起啦!請饒了我~!我叫三谷亘~以後多指教!」

輕易的解除了誤會,真是個好開始。
小亘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頭,也慶幸改變了命運的美鶴,儘管還是萬年挖苦人大王,但個性比之前坦率多了,表示重生後的美鶴現在日子應該頗為幸福吧?
小亘感謝這一般人稱為縁分的牽絆,暗自決定之後再也不提幻界和過去美鶴的事情。
今後是個全新的開始



「芦川同學~你之前從哪個學校轉來的呀?」

「芦川君~你生日幾月幾號呢?血型呢?」

「芦川同學~剛才你好強哦!渡邊老師的題目都超難的,你居然會解!有空教我好嗎」

「妳那樣跟本就是造成人家的困擾嘛!芦川君,別理她!」

「什麼嘛~!」


一下課,美鶴的桌子就被一堆女孩子包圍住,而美鶴也一副無可耐何的表情直嘆氣。

「喂!小亘,這傢伙真不得了,才第一天來班上就得到了女孩子們的最佳人縁奬耶!!
這些女孩子真是現實啊,只是臉蛋長得漂亮點就全部貼上去,男人啊!重要還是内在吧!!對不對,小亘!!」

「嗯啊....是....是啊........」


小村克美一副像剛被女孩子甩了一樣,抬槓起女人的膚淺和男人的價値來,還一邊用手肘撞撞小亘想爭取他的附和。
小亘尷尬的只能乾笑回應,但心中有點不是滋味,並非因為美鶴那麼有女孩子縁,而是好不容易下課時間卻沒有機會可以跟美鶴聊。

「喂!!!那個轉學生在這班吧!!!」
一聲震耳欲聾粗暴怒吼,從遠遠的走廊就傳了過來。

「嗚哦哦!!那個不是六年級石崗三人組嗎?哦哦哦....進我們教室了耶!!」
小村把手平放在眉間,一副望遠的誇張手式和高分貝的口氣驚喊著。
那名為石崗為首的三位不良高年級生,粗暴的踹開教室門衝了進來。

「小克....你快去叫老師過來」

「咦?」

「快去!!」

「哦!?好!!!」


小亘不禁感嘆所謂縁分也包含了孽縁,看來美鶴應該是惹到石崗不良三人組他們,而依過去經驗鐵定會鬧事吧?連忙叫小村快去叫大人來阻止。

「就是你!原來你躱在這裏啊,找了真久!!」

石崗走到美鶴的桌前破口大罵,圍在美鶴身邊的女孩子們一陣驚叫的紛紛散開。
而美鶴還是右手托著下巴,懶洋洋似的的瞇著眼睛直視前方。

「你有沒有聽到林杯*(註1)在跟你講話!!」
碰的一聲一拳重重的打在美鶴桌子。

「....哦,是你啊。有啊,剛才在走廊上就遠遠傳來巨大怪獸奔跑的聲音,還想説是誰呢!是説,走廊不能奔跑各位學長們這種常識都不知道嗎?」

「你.....你這傢伙!!!居然給我耍嘴皮子!!!」

石崗憤怒得抓起美鶴的衣領。

「給我跪下道歉!!!」

「抱歉!我聽不懂猿猴類的吼叫聲,不會説人話嗎?」

美鶴即使被石崗抓著衣領,還是不慌不忙,冷冷的眼神和尖利的諷刺話語,讓石崗臉青筋似乎爆開好幾條。


「給我閉嘴!!!」

石崗高舉起右手也瞬時揮下,在旁的慌亂的同學嚇的有的閉上雙眼,有的用手遮住眼睛,似乎不忍見石崗的鐵拳落在美鶴的秀麗的臉上,而美鶴還是冷冷直視前方,眼睛眨都沒眨一下。

「嗚哇!!!」

一聲慘叫聲。只見石崗的拳頭是落下去沒錯,但打到的居然是小亘的右臉!?
而小亘推開了美鶴代他擋下這一記拳頭,而哀叫聲當然是小亘發出來的。

「....三谷......你....」

由於太出乎意料,被推到一邊跌坐在地上的美鶴驚訝得説不出話來。而發現揍錯人的石崗則憤怒的大吼。

「王八蛋!!!你誰啊!!!不要擋路!!給我滾!!!」

「......學長...別這樣嘛,他第一天來學校,我是不知道他得你什麼,但不至於要出手打人吧?嗚...啊.....好痛!」

摀在右臉小亘,好不容易擠出這些話來。而石崗等人還是暴跳如雷...這時

「老師來了!!老師來了~~!!!快溜!!!」

門口把風的跟班大聲喊著。聽到這樣石崗惡狠狠的瞪了小亘和美鶴

「今天算你好狗運,下次再給林杯看到你就死定了!!!」

之後還用力踢翻了幾個課桌椅,才悻悻然的離去。

沒幾秒後,渡邊老師也隨著小村跑了進來。




「呃...好痛好痛........」

小亘坐在地上,撫摸著被揍到淤青的右臉呻吟。

「你沒事吧?」

抬頭一看,美鶴站在面前皺著眉頭,用一副不能理解的表情對著自己説著。

「沒事啦!只是皮肉傷,等等擦點藥就OK啦~哈哈...」

「其實你不出手也沒關係,我本來打算要反擊的,憑他們是碰不到我一根寒毛的。」

「哈哈.....因為我會耽心你被他們打到啊!因為他們下手很重很痛的。」

「那你被打就不痛哦?」

「...不會痛啊~~哈哈!!哇!!!好痛!」


見硬逞強的小亘,美鶴蹲了下來,用食指輕輕戳了一下挨了打的右臉,小亘痛到不禁大喊出來。

「你真是有趣的傢伙,怎麼會麼雞婆?我惹上那群大金剛們又不干你的事。」

「為什麼哦.....?」

小亘歪著頭想了一會

「因為我們是朋友啊~!」

「...........................
噗哈哈哈哈!真服了你!!」


美鶴一副我被你打敗了的樣子大笑著。
而小亘嘟著嘴,似乎抗議著『有必要笑成這樣嗎?』
笑了半天,美擦擦因為笑過頭的流出的眼涙,伸出右手微笑著對著小亘説。

「謝謝你,我是芦川美鶴,以後多指教。」

小亘愣了一會,也伸出自己的右手,緊握著的雙手,手心交換著二人的温度...





是夜...

那棟被傳聞有鬼出沒的停工大樓,四週還是一樣的寂靜。

「嘻嘻....」

原本應無人的大樓,輕輕的傳來一陣銀鈴般少女的笑聲。
月光默默洒在鷹架上,而鷹架頂端似乎坐著一位女孩,
飄逸的長髮與裙擺隨著夜風起舞,銀色的月光穿透女孩的身影,似存在亦似幻影....
女孩兩手抱著一把手杖....手杖上鑲著四個顏色不同的珠子反射著月光,呈現夢幻又妖豔的色彩。

「ウフフ......醒來吧~我沈睡的孩子啊~一切就看你了哦~
這回,我不會輸的......呵呵呵..........」


銀鈴般的輕笑和低語隨著晩風,漸漸的與少女的身影消失在月光下。


<第三章 那名為縁分的羈絆~完~>



*註1:林杯=你老子,你老爸的台語發音(汗)
因為我覺得這樣比較合不良少年。

這章意外的多字而且難讀又花時間....ORZ
感謝看完的人...為您跪下去!!!

其實這章我卡很大,首先我離小學生活實在太久了....(遠目)
然後因為幾乎沒寫過小説,覺得我自己的文有過剩綴字...
最後回頭看看...感覺比較像脚本而不是小説.......(汗)
是説我的確用如果用畫出來的話要怎麼分鏡的感覺去寫的...怪不得會不像小説吧?

Close↑


カテゴリ【ブレスト(勇者物語)小説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8) | top↑

+ Comment List +
【同樣照例】 小扈より。
我有看我有看(舉手)

嗯,友情的萌芽,要好好的培養愛情友誼哦=V=vvv
這回倒讓我想起了書中時候的場景

嗯…我想有看動畫的人應該會看得明的,及老不用擔心=v=
好,繼續潛~~

【跟著舉】 望月翼より。
我也有看哦!
放心好了就算沒有看過小說和電影,也看得懂大王在寫什麼!XD

是說大王,棄坑是不道的,所以要把坑補滿哦!(光速逃)

【】 亞書より。
看到某句台詞,腦中馬上浮出:

ジョジョ、お前はディオにとって、モンキーなんだ!(超トキ)←JOJO中毒過深XD

自重しにきます~(逃)

【恭喜你生出來了(啥)】 空より。
我有在看喔OvO
看了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說XD
話說大概是得了少年癡呆...現在難產中(遠)

而且我想你不用太擔心看不懂的問題...看過動畫的人應該不少加上最近老大你常在推啊XD

加油!!!要繼續生文喔(拍)

【】 晨曦より。
第三章生出來了耶XDD(姆指)
看起來很流暢的請別擔心:D
怎麼看也都覺得很適合畫成連環呢=ˇ=+++
期待下一章喔~~~=ˇ=

【】 及時雨(管理人)より。
不好意思回言晚了...ORZ|||
也感謝有追的諸位....(給各位跪拜一下)

>小扈
感謝有追XD
如果今天這是乙女GAME遊戲型的話,我家的亘大概會變成整天追著ミツル愛連打的變態......(爆)

>烈火大人
看得懂是有欣慰到...但這樣看過一開始就捏到結局的東西,總覺得會影響到以後你看原作或電影版的感覺......ORZ||||
這樣有捏他沒捏他會使得萌度會有差這點會很可惜的.....ORZ|||
嗯...棄坑是不道的嗎?原來如此,那我們別挖坑是不是更有道(←個屁XD)

>亞書 
能讓你想到你家的ディオ樣還真是意外XD是説ジョジョ是長得很像金剛XD?

>空
咱們互相挖的坑要激勵自己把他填滿,我們要做有道的人=w=v
推嗎?
我覺得我推好像沒什麼力耶...目前唯一只有1位有中標其他都流標了...(泣...我這麼沒有説服力嗎?orz|||)
有人看當然會繼續生啦...腐空大人您生文飛快讓我倍感壓力呀....XD(但不代表你可以慢慢寫=W=a)
ウス!がんばります~!!

>晨曦
謝謝妳的感想vvv
因為想劇情時多少是用「這場景要畫的要怎麼畫」的感覺來寫的...所以回頭看有種我在寫脚本的感覺.......落落長的只怕大部分的人會連看都沒耐性吧.....(汗)
謝謝期待!!!!!(感動)
我努力不辜負大大的期待....(跪!!)

【喂!是這樣嗎!!!】 空より。
>有人看當然會繼續生啦...腐空大人您生文飛快讓我倍感壓力呀....XD(但不代表你可以慢慢寫=W=a)

太太!!!這句話有問題吧!!!!
就是生太快了才要慢慢寫啊=口=
沒聽過慢功出細活這句話嗎!!!!!

另外...我也推給我妹看了!!!
感想是"這是部大腐片吧!!!!"

挖坑快樂(喂!)但是不要把自己填下去喔O_<

【】 及時雨(管理人)より。
真羨慕有個有受教的妹妹
我妹的話啊...
一定會在旁邊摳鼻不屑的説
「又是男男??不能看點正常的嗎?」

然後我内心自尊心又會受到100點打擊....ORZ|||

慢工出細活是這樣啦...
不過要看人....像我是那種拖久就放給他爛......
典型打麺人間........
啊啊....絶望だ~~~~


 ブレスト(勇者物語)衍生 ~第二章 deja vu~
差點斷頭的第二章終於寫出來了...orz|||(我跪)
因為發現朋友延續的發展都幫我補完了,差點滿足自砍自己的頭XD
這章是另外視點寫,第一人稱的視點要抓住角色個性還要寫得不噁心實在很難...ORZ|||

另外照例請大家以看小學生作文的慈愛心看展開部分吧...ORZ||




最近我似乎一直做著相同夢,但我記不起夢的内容,
只知道是個很悲傷又很重要的夢......

明明不記得夢的内容...但夢醒的我總是無法克制涙水,
是心痛,是喜,是憤怒,是悲傷等等的情緒混合在一起...
難邊是因為夢的内容是如此的沈重,讓我不願意回想起來?



ブレスト(勇者物語)衍生
               ~第二章 deja vu~



第一天轉進新學校,就被陌生的人突然抱住,還説了一堆莫名奇妙的話,這個感覺很不愉快!
我拉著小彩的手氣衝衝的往幼稚園部走,内心還在嘀咕剛才那位冒失鬼的行為。

「....哥~哥~.........美鶴哥~!!」

「啊?什麼事?」
終於注意到小彩的呼喚,我停住脚歩回頭,氣喘噓噓,鼓著腮幫子的小彩上氣不接下氣的抗議著。

「哥哥你走那麼快我追不上啦!!」

「哈哈哈~抱歉抱歉~!
我看上課鐘都打了還沒找到教室所以急了點~不好意思嘛!」


「哥哥你怎麼了,你哭了?」

「呃?」
小彩這麼説,我才注意到不知何時眼眶溼了,一陣錯愕的我連忙將眼角那疑似涙水的東西擦掉。

「奇怪,難不成是沙子跑進去嗎?一定是這樣的啦,哈哈哈...」

「哥...,你真的不認識剛才那位哥哥嗎?看他的樣子不像是開玩笑或是騙人的耶...」
看到反常的我,小彩露出耽心的表情。

「他説自己叫三谷亘,哥你真不認識人家?」


「ワタル....三谷亘.......」


如水滴劃破湖面的平靜,迴盪著陣陣漣漪...
是懷念又熟悉,但翻遍了記憶卻是個陌生的名字...
不只如此,連剛才那位少年的聲音也似乎聽過,
聽過似乎這聲音呼喚著我的名字,但卻無法在腦海裏找到踪跡...
連剛才那擁抱也是,温暖又似曾相識...

「呃!?」

如電光石火般腦海裏閃過一個人影,
像奇幻故事中法師裝束,雪白色的長袍披著深紅色的斗篷,持著鑲有4色珠子的杖,
雖映入腦海的只有背影,但那珀金色的頭髮,怎麼看都覺得....
他跟我真像...!!!?


「呦~!上課鐘都打了還帶著小女朋友四處晃呀?」
突然傳來一陣不懷好意的口氣,打斷我的思緒
眼前出現三位一看就覺得是不良的高年級學生,充滿惡意的口氣和表情往這方向打量過來。

「抱歉,請借過一下好嗎?我得帶我妹妹先去幼稚園部入學。若各位都知道上課鐘打了,還不如早點進教室吧?」
不理會不良少年們的挑釁,拉著小彩我跨大歩往前,得先帶小彩去幼稚園部。


「哼!好臭屁的小鬼!!第一天來學校就遲到你還真大牌啊!然後你不知道老子是誰嗎?」
看似這裏面的頭頭是一位粗壯的傢伙,巨大的身軀擋住了我的去路。

「對哦,我好像動物園才有看過你嘛!啊,對了!好像是靈長類科的那邊的?」

「你!你這傢伙!!!」
勃然大怒的他當場一手抓住我的領子,一手舉起拳頭,近看真是越看越像穿了衣服的巨大猿猴。

「喂!!!你們在幹什麼!!!!」

「哇!!!是渡邊老師!!!被抓到準完蛋!!!快閃人!!!」

三位不良少年哄然一聲鳥獸散,剩下小彩蹲坐在我身邊耽心害怕地緊抓住我的手臂。
一位髮色半斑白,鼻樑上掛著一副眼鏡的男人跑了過來
真是好時機,我的運氣不錯嘛,内心想著。

「喂!小弟!!你沒事吧!?
那三個小混混沒事就給我找事幹,欺負低年級的啦、勒索啦、破壞公物啦!要抓的話又跑得超快,你們要小心點!」

這個男人一手抱著上課用的資料,另一手扶起了跌坐在地上的我,看來是老師沒錯了。

「您是渡邊老師吧?不好意思,我跟我妹妹剛轉到這裏第一天不熟悉環境,我們迷了路剛才又被他們纏上了。」

「哦哦!你就是今天轉入生?這個我記得!今天有一對兄妹要轉進來,
哥哥是五年級而妹妹是幼稚園大班沒錯吧?名字是....芦川美鶴與芦川彩....是吧?」


「是的。」

我微笑著回答。



託渡邊老師忙,小彩順利找到幼稚園部入學,跟小彩約好下課後在學校門口見一起回家後,便跟隨著渡邊老師走著。

「很巧!你正好也是我班級的學生,這堂課我帶你進去吧,順便介紹同學認識你。」

「謝謝老師!」

拉開教室門,裏頭吵鬧的學生嘎然靜止。

「起立!立正!敬禮!老師好~~!」



「今天要介紹一位新進來的同學」

之後我的名字隨著粉筆在板上刻出端正又秀麗的字,我在老師的示意下進入了教室,站著講台上面對一堆陌生臉孔,這是我很不拿手的...不過還是得鼓起勇氣...

「我叫芦川美鶴,今天第一天....」

「美鶴!!?」

一聲大喊從教室斜後方劃破教室的寧靜,我自然而然的往那方向望過去,同學們個個都端正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得好好的,唯獨一位少年如鶴立雞群一樣的站著,右手指著我,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


那少年不是別人,就是剛才抱住我的那個冒失鬼!!

<第二章 deja vu 完>



呼,終於寫完了~~orz|||
這章其實本來會難産的,因為看了友人A&B的發展方向,覺得很不錯就被補完了....囧;果然看別人的文感覺比較好vvvv

這章名為:「deja vu」我沒打錯字,是真有這個字,請愛用呀唬奇毛字典=W=;

然後故事方向大概找出來了,不過原本想3章結束但看來要到5章才寫得完了....ORZ

我努力...如果有人想看的話我會努力寫完的...



Close↑


カテゴリ【ブレスト(勇者物語)小説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7) | top↑

+ Comment List +
【舉手~】 望月 翼より。
我有再看哦,所以請大王努力補坑吧m(_ _)m

【向前走吧!及老!】 布爺より。
嗯,請努力補坑Q口Q!加油!

【絕對有人看的】 小扈より。
於是說,挖坑是不道的(被巴飛)
所以請及老加油~=W=
落實『勇者愛的故事』吧!XDDDDD

【】 人兔より。
偷偷報到一下XD
期待後續啊啊啊(滾跑)

【呼嘿=v=】 空より。
嗯~太太加油...我想應該有不少潛水者在觀看吧XD
話說之前才跟你說想搬網誌...結果今天就能PO文了耶!!!好神奇啊~~~~
o口O

【】 及時雨(管理人)より。
>烈火大人
哇咧你有在看啊...orz||||
不知為啥你有看的話我突然倍感壓力.....(抖抖)
我覺得你看過劇場版或是小説再看比較好....orz||||
嗯...我牽四隻腳的牽看看.....=w=;

>布爺
坑哦.....終於知道什麼是挖了地洞把自己埋進去的感覺.......汗
ウス!がんばりますぅ!!

>小扈
挖坑是不道的,然後沒自己把填滿是沒公的嗎囧a
至於要看ブレイブ ラブ ストーリー建議去空大人家看看
保證會很幸福的被砂煻流給滅頂=w=B(拇指)

>人兎 大
嘎!!!居然是うさぎ大大~~!!!囧!!!
突然想把個坑把自己的頭埋進去(←鴕鳥)
嗯嗯.....很高興也很感動人兎大有看vvvv
所以我會努力填坑的......!!!(大羞)

>空
很意外有潛水者啊....(抖抖)
因為我畢竟不是寫文的所以更加的想把頭埋在土裏....(是説圖也不怎樣怎麼不早點撞豆腐角自殺算了)
嗯...恭禧能PO文了,或許你家哪台電腦的木馬被抓到了?還是因為下了決心要搬後中風電信突然嚇到了XD?

【挖坑的樂趣?】 空より。
其實挖坑的最大樂趣就是看有沒有路人會掉下去(被巴)
然後...人家的網站沒多少東西啦(羞)


 ブレスト(勇者物語)衍生~第一章 再會~
注意:展開為ブレスト(勇者物語)劇場版後的衍生同人文,當然有捏他,捏很大,沒看完的請迴避。

會繼續下去的東西...大概3~5章左右...
因為畫不出來所以用寫的真是有夠無謀的!
是説這是我第一次寫小説請大家用小朋友作文的等級看就好...=w=a
可能太丟臉之後自己會砍掉....(羞)
另外我還沒看過原作(大概也不敢看)所以有很多bug的地方...請用同人文的lank内心吐嘈就好....

以上。


ブレスト(勇者物語)衍生~第一章 再會~

從幻界回來已經是一個月了,

而媽媽也出院了,

媽媽她因為一時承受不了跟爸爸離婚的打擊自殺,但還好發現得早,捥回了性命。

出院後媽媽或許是承受了爸爸離開的事實,也或許因為不忍抛下我一個人的關係,
她總是避開爸爸或自殺的話題,在我面前表現得開朗,
前幾天還找了一份工作,打算積極開始新的人生。

我在幻界千辛萬苦找到五色宝珠,
好不容易有個能實現自己願望,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

然而,願望只有一個....

我原本是要為了救回我這破碎的家庭,救媽媽...以及挽回爸爸回來的...

但那時我對命運女神的願望則是...

 「請讓我在這旅行中的重要伙伴們,以及這個世界,給予他們未來吧」 


許了這個願望,我在現世的現状並沒改變,即使我在幻界的辛苦就會白費,但我並不後悔...
我決定面對我人生的喜與悲...是這趟旅行中這些重要的同伴們讓我學到的。

説真的也慶幸媽媽出院無事康復...不!我沒空想這些了...
爸爸離開我們的現在,只剩我和媽媽了,我得努力一點。

我左手在平底鍋上洒了洋蔥,搖動著鍋內的煎蛋,内心這麼想著。



「小亘!再不出門就遲到囉!!」
樓下傳來死黨小村的聲音

糟了!!一時忘了時間眼看就快要八點!?
一手抓了書包,一口把土司夾蛋塞進嘴裏,三歩併作二歩衝出家門!!

「碗回來再洗吧.....」
我苦笑著把大門掩上。



「跟你説哦!渡邊老師出那個題目超夭壽的!!」
「素澳?」
為了解決口中滿滿的土司夾蛋...我隨便應付小村的話。

「連六年級的搞不好都解不出來!什麼鳥題目嘛!!」

「給芦川解不就得了,他那麼天才」
好不容易嚥下了最後一口的土司,説話終於清楚了點。

「芦川?他是誰啊?小亘!你睡迷糊了哦~哈哈哈!!」

「............」

聽小村這麼説,我的心不禁揪了起來。

是啊.....
芦川美鶴他在幻界最後死了,在我手中化為光消失了...
那麼在現世他也就不存在了?
啊....原來是這樣啊?
大家記憶中沒有這個天才轉學生,彷彿活生生被剥奪他了存在....他消失了....

心好痛......

當初如果許救美鶴的願望就好了....
幻界的事,如果是場夢就好了....!!

沒注意到沈著臉的我,小村繼續往校門方向奔跑著,邊説

「是説今天好像有新的轉學生要來我們班哦!啊,打鐘了!!衝!!!」

耳邊響起上課鐘聲,正好從網球場的捷徑進到校門口了,看來應該能趕上。
現在的我沒空想太多,小村跑得更快了,我也緊追他的脚歩。

這時眼前衝出一位小女孩,為了避免撞上她,我反射動作的硬是讓自己轉了個方向,差點落個倒栽蔥,但還好沒撞到她。

「呼!好險!小妹妹妳沒事吧!?」
我手扶著小女孩的肩膀説著。

仔細一看,小女孩大概1年級吧?不,或許是幼稚園部的?
長長金茶色頭髮繫著兩邊馬尾辮,長得十分甜美。

「嗯...沒事~」
小女孩露著如陽光般笑臉回答。

咦.....她不知為何好像在哪看過她.......她不是....!!!?

「妳是......」
我回頭打算確認個清楚

「小彩...別亂跑!過來哥哥這邊~」
後方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

「好~~~哥哥~~」

我的視線自然而然朝著小女孩奔向的哥哥方向望過去....

眼前是位少年...與妹妹一樣顏色的金茶色髮反射著朝陽光,與那蒼白的臉交映下,有著宛如不是這世界的美貎。

而那少年身影那麼熟悉...笑聲也如同久遠記憶中一樣的懷念...

不是夢吧?

此時我眼前糢糊...我知道不爭氣的眼涙又要掉下來了....

滿眶要衝出來的涙水,混著胸中似乎要吶喊出來的悸動,我一箭歩向前!

「太好了!!!美鶴!....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半哽噎的喉嚨只能講出似乎説給自己聽一樣的喃喃自語
一切都在短短幾秒間,我雙手環抱住那少年的肩膀,緊緊的摟著他。

太好了...太好了.....腦海中只有繞著這個思念,感謝著無私的也賜與芦川未來的命運女神...

但少年下一秒的反應出忽意料外,他掙脫了我的手臂,脹紅著臉,又羞又怒的推開我。

「你是誰啊?我又不認識你!不要這樣抱我!!」

「我是小亘啊!三谷亘!你不記得我了?我們一起去幻界過啊.......!!」

「小亘...?」少年重覆了我的名字,似乎想起什麼?我也期盼的眼不安著望著他。

「誰啊?我不認識你!!」
少年甩開我的手,冷冷的説。

「另外,我本來就活得好好的,還有什麼幻界的?不要一大早發神經!」

「走!小彩!上課要遲到了我們快點進教室!」
少年一手抓住那對突來的情況不知所措的女孩,往校門裏跑去。

留像我一人像呆子一樣,愣在一旁...


「啊,對啊...」

因為我向命運女神許了讓我重要的同伴們擁有他們的未來,所以慈悲的命運女神達成我的心願,
也讓美鶴有了他的未來,讓那場事故中小彩活了下來,但因為這樣他當然不記得我了,啊,原來是這樣。

眼涙如絕堤般流著...

不知是高興著芦川他還活著?還是因為他記憶中沒有我而感到難過?

<第一章 再会 完>

Close↑


カテゴリ【ブレスト(勇者物語)小説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5) | top↑

+ Comment List +
【耶耶~~~~】 空より。
太太!!你開始改寫文了喔XD
話說你這樣的內容如果照本來要畫漫畫的話...可能可以出一本同人誌了(正色)
要不要出同人誌啊~(被毆)

【及老~~~】 布爺より。
及老~~你真可愛~~/>口</v-238
(↑問題發言)

因為沒什麼比自己想看別人寫出來更好的了啊XDDD(喂)

【】 及時雨(管理人)より。
>空
不...是因為畫不出來才用寫的.....ORZ|||
而且我發現我自掘墳墓...
本來就不是寫文的來寫文就很痛苦加倍...
看的人應該也痛苦指數上升吧=W=a

畫本..?太太您説笑啊.不可能的啦(1秒)
畫得出來就不會用寫的啦!!
是説超後悔那麼晚迷....因為5月時明明看不少人出...結果現在才迷..(倒)不知明年還有沒有人出.......不然就只能去搜括二手書店...orz|||

>布爺
果然還是看別人的文好!!
現在我體會到某烈火大人常在説的話了....=w=
布爺您要不要也來畫(寫)呀(燦笑)

【搜刮好啊=v=b<==這是姆指】 空より。
我是滿後悔沒把整排本掃下來的>皿<
明年手牽手去買本吧 囧

【】 及時雨(管理人)より。
嗯...意思説要去3或5月.....
有怨念真是可怕的東西
夭壽!!!櫻花給我早點開啊!!!!或延到5月吧~~~~!!!!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