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5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2017 07



TOP > CATEGORY - KHcomリク篇的中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 Comment List +

 KHcom(GBA版:記憶之錬;)リク篇的中譯
大概去年5月左右就因應朋友的要求翻了記憶之錬(chain of memories,以下我簡稱COM)リク篇的翻譯
自己也很難得完整翻完一個東西
所以放上來給沒玩過GBA版同好分享好了~ ^^

COM分ソラ篇和リク篇,ソラ篇大半是KH1的劇情重覆,
比較沒意思,不過XIII機關出現的角色倒滿有魅力就是了。
而重點劇情是リク篇啊~~~!!
問題因為要進入リク篇得先破了ソラ篇,
ソラ篇有點麻煩,BOSS難打,牌組難排,能破的人大概很少吧(汗)

好吧,話不多説,展開内容以下是KHcomリク篇所有中譯
多少可以給玩KH2前的劇情小小補完...^^


+---------KHCOMリク篇中譯------------+

リク
「嗚…..」
「我…怎麼了….這裏又是哪…」

謎之聲
「沈睡吧…」

リク
「!誰!?」

謎之聲
「你就在這裏好好的沈眠吧,在這光與闇的間隙裏…」

リク
「光與闇...間隙?」

「!對了,王樣在哪!?我們一起關閉了闇的門,在這之後---」

「....可惡、想不起來」

謎之聲:
「王的話他在離這很遙遠的地方。
與闇的戰鬥就交給他吧,你只要在這沈眠就好」
「現在對你來説,如同像是剛醒來陽光會痛得刺眼般。
那就背對著光閉上眼沈睡吧」

リク:
「哼、簡直就把我説成像闇的怪物嘛。」

謎之聲
「你想知道真實嗎?」

(色的光球在リク身邊降下)

「在這有安詳温柔的闇包圍的話,
沈眠可以守護著你,永遠的…」

(色的光球在リク身邊飛繞,形成了一張卡片)

リク
「這是…卡片?」

謎之聲:
「這張是通往真實的門。
你若是拿的話你的沈眠就結束,而會讓你走向真實」

「然而、那個真實會讓你吃盡苦頭。
即使這樣你也要選擇去嗎?」
「而且再也回不到像現在這樣安穩的沈眠了」

リク
「...在這樣的地方光睡大頭覺也會很無聊的啊。」

(リク接下了卡片)

謎之聲
「真像你的回答啊,リク」

リク
「!!」

(傳送到忘卻之城的大廳)

リク
「卡片通往真實之門…嗎」

(忘卻之城B12)

リク
「這裏是...マレフイセント的城嗎!?
什麼時候在這裏有了這座城!?」

「在我睡著那段時間由闇那搬過來的嗎。
但是,到底是誰做這種事...」

謎之聲
「這不是真實,而是你記憶裏的世界」

リク
「你説這裏是我的記憶!?」

謎之聲
「曾被マレフイセント邀到她那座城住的你,
你在那城裏的記憶成了這張卡片,而卡片成了這座城」
「不覺得好像在哪裏看過嗎?」

リク
「是啊….。」
「話説回來我該如何是好,
能在這城知道什麼真相?而且又能見到誰呢?」

謎之聲
「就可能只能見到跟你記憶裏見過的人吧?
不過那是原來的話…」

リク
「什麼意思。」

「喂!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哼、現在最想見到的人居然是只有聲音但不見人的你啊」

「到底他説的話是什麼意思。」

(リク走進虚空城内,第一個鑰匙卡片打開門後)

リク
「...的確這裏很像我記憶裏的世界,跟印象中一樣的房間」

謎之聲
「回到很久沒回來的自己的房間感覺如何。
應該會記起一些回憶吧。」

リク
「又是你」
「可惜我在這裏沒什麼好回憶
因為這是マレフイセント給的房間」

謎之聲
「也對,被闇的力量吸引的你。曾在這個房間住過。」
「拋棄了故郷、捨棄了朋友..
拋棄了一切得到的只是這個小小一個房間啊。」

リク
「吵死了!」

(得到第二張鑰匙卡片)
(打開第二扇門後)

リク
「這裏也是沒有任何人…」
「從一開始出來的也只有ハートレス罷了。」
「...喂!反正你也在看吧!現在是怎樣!」
「不是説能跟我的記憶中出現的人相見嗎?!回答啊!」

謎之聲
「真的想見他們嗎?」

リク
「…那是當然的啊。」



謎之聲
「他們不是被你給捨棄了嗎。」

リク
「!」

謎之聲
「你為了前往外面的世界所以開啟了闇之門」
「家人或朋友也是,你拋棄了一切離開故郷、尋求著闇的力量。」

リク
「但是,現在我捨棄了闇了!」

謎之聲
「那麼相對的你又得到了什麼呢?」

リク
「...」

謎之聲
「你捨棄了你的家郷、現在連闇也搶棄了。
只會捨棄一切的你的,心中已空無一物、就跟這個房間一樣」
「是的,連回憶也是空無一物的,所以你誰都見不到」
「你的心存在的僅有捨棄不掉的闇啊」

リク
「一派胡言!我不是説我捨棄了闇了嗎!」

謎之聲
「くくく..真是那樣嗎?」

(得到第三張鑰匙卡,進入第三扇門後)

リク
「!!」

マレフイセント(ps:D社作品睡美人中的魔女)
「你來了啊、リク。」
「マレフイセント!妳還活著!?」

マレフイセント
「你還不明白的樣子。現在的我,是由你的記憶産生的幻影啊。」
リク
「沒想到第一個見到的人偏偏是妳啊。」

マレフイセント
「那是當然的。你的心已染上了闇了啊」
「所以你只能見到像我一樣闇的存在。」

リク
「妳説什麼…。」

マレフイセント
「這樣也比誰都見不到好吧?你的心是空無一物的啊」

リク
「我可不記得我有祈求想要見到妳!」

マレフイセント
「真是這樣嗎?你過去不是因為追求闇的力量而來拜託我嗎」
「在你心底裏一定是這麼希望的。
就像是:想要更多的闇之力、想更依闇的力…」

リク
「.....那時的我或許是那麼希望的。因此我把心給了闇。」
「但因這樣我才明白到。依了闇之力但卻無法得到或成為什麼」

「連自己都迷失了自己…得到的只是空無一物的心而已!」

「我已經不依闇了。如果在這之後、
我只能見到像妳一樣的闇的存在的話----」

(リク轉回面對マレフイセント)

「我全部都會把他們打倒。」

マレフイセント
「如果這樣的話最後連你自己都會將你自己給滅亡的。」
「因為現在的你跟我一樣都是屬於闇的存在啊。」

リク
「那又怎樣。會被闇吸引住是因為我的心的軟弱--」
「我很氣那樣的自己。像是連自己都變成敵人的感覺吧。」
「所以,只要看到像你這樣沈溺於闇的傢伙們就感覺看到過去的自己一樣很令我不爽。」
「話説完了、マレフイセント。」

マレフイセント
「現在因為太憎恨闇了所以只想要戰鬥嘛。
就讓我結束你心裏的痛苦吧。」
「就用這偉大的闇之力!」

(マレフイセント變身的龍戰…很簡單…)
(戰勝後離開ホロンバスティ的記憶世界。在階梯間)

謎之聲
「為什麼拒絶了闇?」

リク
「哼、反正你一定看到的説的話了吧。就跟我對マレフイセント説的一樣。」

謎之聲
「闇是你的武器。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話我可頭大了。」

リク
「什麼意思!」
「停止無謂的掙扎接受闇吧。然後---」
「再度成為我的手下吧。」

(アンセム在リク面前現身)

リク
「果然是你啊、アンセム。」

アンセム(PS:KH1代最後BOSS...變態史豆卡...)
「哦、看起來你沒被嚇到嘛。」

リク
「因為你光只會講闇的事情。因此我就察覺到了。」

リク
「就跟之前一樣,拉我歩入闇,最後操縱我的身體才是你的目的吧。」

アンセム
「明白的話那就簡單了。果然你是成為我的身體最適合的人選,
那麼就那度把你的身體—-」

リク
「開什麼玩笑!沒有第二次了!」
(リク反抗並衝向アンセム攻撃卻被衝撃波彈開而倒在地上)

リク
「くっ!?」

アンセム
「你以為你打得倒我嗎?
你即使依了闇之力也打不贏ソラ..那麼弱的你」

リク
「抱歉啊…我是這麼的弱。」

アンセム
「對於軟弱的你,闇是必要的。
放棄吧。對闇和我降伏吧。」

(アンセム步向リク)

リク
「可惡...誰要對闇..」

アンセム
「成為你的力量也只有闇」

王様=ミッキー(PS:米○鼠)
「沒有那回事的」
(王様化身的光球適時出現保護了リクXD)

リク
「這個聲音是---」
「王樣嗎!?」

王様(ミッキー)
「就是我!リク、你不是一個人的。」
「リク、相信我,光決對不會捨棄你的。」

リク
「我知道。」

(リク腦殺笑,之後起身)

リク
「我才不會輸,輸給闇。」

アンセム
「就才有那丁點光就想向我的闇作對嗎」

(進入戰鬥並戰勝アンセム)

リク
「怎麼了,就這樣結束了嗎?」

アンセム
「現在的你看來腦中只想要跟闇一戰的樣子。
那麼就由你自己親眼去確認一下吧」

(アンセム拿出了一張卡片)

リク
「這是什麼?」

アンセム
「由你的記憶做成的卡片。
只要在這卡片所産生的世界前進下去,你就能理解吧。」
「能理解再怎樣追求光也無法從闇裏逃離。只能放棄一途這件事。」

リク
「逃避的話我一開始就沒有那個想法了。給我。」
「若是我沒逃避從那張卡片做的任一個世界的話,就是我贏了。」

アンセム
「....再來,是我的禮物。」

(アンセム將卡片丟給リク並在リク身上施加光。)

リク
「你做了什麼!」

アンセム
「我只是對你心中殘留的闇做了一點的強化。」

リク
「你以為現在的我還會依闇的力量嗎。」

アンセム
「要不要用,選擇的人在於你。」
「我等著你、リク!等你放棄一切,
接闇之力委身於自己的那個時候。」

(リク得到D MODE,可以變身)

衣人大會
レクセウス(PS:XIII機關5號,地屬性壯漢)

「.....」

ゼクシオン(PS:XIII機關6號,美型策士型)
「連一句話打個招呼都不説嗎?」

ヴイクセン(PS:XIII機關4號,變態科學家…)
「發生了什麼事、ゼクシオン。説明一下。」

ゼクシオン
「這邊這個也是連招呼都不打…。真可悲。」
「這樣機關的團結是跑去哪裏了呢。」

ヴィクセン
「你這傢伙!」

レクセウス
「夠了、ヴイクセン。」

ヴィクセン
「......」

レクセウス
「説!ゼクシオン。你感覺到了什麼?」

ゼクシオン
「....氣味。從地底最下層我感覺到兩種氣味。」
「其中一個是マレフイセント--」

ヴィクセン
「那個魔女已被闇給佔據了。大概也不可能自己從闇的世界回來了吧吧」

ゼクシオン
「把我的話聽到最後。
我感覺到的是跟マレフイクセント很相像的另一個冒牌貨的氣味」

ヴィクセン
「.....」

ゼクシオン
「很可惜的、我在要仔細調查前這個冒牌貨的氣味已經消失了。被另一個打倒的關係。」

レクセウス
「那他又是誰?」

ゼクシオン
「目前正體不明...」
「但他的氣味跟我們的指導者相當的類似。幾乎可以説是同一個人了。」

ヴィクセン
「怎麼可能!」

ゼクシオン
「這是真的。不過…現在要怎麼辦呢?」

レクセウス
「....暫時先觀望一下吧。」

(轉回忘卻之城大廳)

リク
「剛才開始就好像有什麼味道…。」
「這味道是什麼?好像有印象。」
「....!對了....是闇的氣味。」
「意思説現在我身上有闇的氣味嗎.....就好像我是闇的手下一樣。」
「.....」

ミッキー
「沒關係的、リク」

(王様再次以光球出現)

リク
「王様!」
「怎麼了?王様你的外表.....好像很模糊。」

ミッキー
「我的力量只有一部分能傳達到這裏。所以我把我的願望傳達過來。」

リク
「王様的願望?」

ミッキー
「對了、リク。雖説你現在有了闇的氣味,但還是要與自己内心的闇一戰!
我知道這將是個很艱苦的戰鬥」
「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忘記。
在怎樣深的闇下也一定會有光的存在。」

リク
「在闇中的光嗎...」

ミッキー
「你不是有跟我一起見過嗎?
在闇之門的另一邊,遙遠的那邊有著温柔的光--」
「KINGDOM HEARTS的光將引導著你。」
「請不要放棄,也請你相信。我是我的願望。」

(ミッキー對リク伸出手)

リク
「....我知道了、我試看看。」
(リク也伸出手)

ミッキー
「我也試著找看看到你身邊的方法。
我一定會去的、跟你這麼約定了。」

(ミッキー伸手觸碰リク的手)

リク
「!!我碰不到你的手...這是幻影嗎。」

ミッキー
「不過你的心不是已經跟我緊緊的握了手嗎?我們的心已繫在一起了哦。」

リク
「説的也是。」(腦殺笑)

(離開traveler town之後的XIII機關大會)

ゼクシオン
「知道是誰了。他是リク。」

ヴィクセン
「你説リク?」
「他照理説應已跟王消失在闇之門的對面了、是怎麼逃離那的...真想不通。」

ゼクシオン
「他過去也是有闇的力量的人,也算是半個闇的存在吧。」
「所以説跟我們的指導者有著一樣的氣味,是因為這樣的關係嗎。」

ヴィクセン
「原來如此....擁有強大闇的力量的リク,他就靠著那個力量渡過闇的世界吧?」
「擁有KEYBLADE與闇的兩方的力量、真是有趣的存在。
我得再多去收集他的資料。」

ゼクシオン
「我不明白的是,他為什麼在這個忘卻之城出現的原因。」

ヴィクセン
「くくく....那還不簡單。他感應到另一位勇者了。」
「因為ソラ現在在這座城的關係,所以兩人的感應到互相的存在,就因這樣リク也在這裏出現吧。」

ゼクシオン
「ソラ他在這裏?」

ヴィクセン
「對啊、之前ソラ和他的伙伴才踏進這座城。」
「現在マールーシャ那傢伙們借用ナミネ的力量、應該打算要操縱ソラ吧。」

ゼクシオン
「哦、這倒是第一次聽説。」

ヴィクセン
「他們好像不想把ソラ交給我們的樣子,所以就放任ソラ他們怎麼樣別管他們做什麼。」
「若是マールーシャ他們把ソラ得手的話、我們這邊也只要把リク得手就好了。」
「因為リク才是最接近我們指導者的存在啊!」


(10F>モンストロ鯨魚肚)

ヴイクセン
「你是リク嗎」

リク
「你是誰、アンセム的同黨?」

ヴイクセン
「....算你答對了一半。我只能説跟你説我是知道的アンセム是不一樣的一群。」
「算アンセム也不算是アンセム的存在,―換句話説是『NOBODY』」(PS:KH2的重要名詞)

リク
「NOBODY?哼、這種言語上的腦筋急轉彎我可不在行。給我説直接點。」

ヴイクセン
「不屬於光也不屬於闇,黄昏方向的人們。我也是,而且…」

リク
「....!」

ヴイクセン
「くくく...發現了嗎?」
「是的、不是跟你現在一樣,既不屬於光也不屬於闇嗎。
我們可以説是很相像的同類。」

リク
「大概吧」
「那又怎樣。你是想説『加入我們吧』嗎!」
(リク擺出作戰姿態)

リク
「就跟你説的一樣、在我身體中還殘留著闇的力量」
「但是、闇是我的敵人!充滿闇的氣味的你也是!」

ヴイクセン
「呵呵...要跟我作對嗎。好、那就來跟你交手吧。」

(進入戰鬥,戰勝後)

ヴイクセン
「くくく...。跟你一戰後我終於明白了。」
「深藏在你身上的闇之力是相當的強大。我是故意激怒你的。」

リク
「!去....意思是故意設計我上當就是了?」

ヴイクセン
「也可這麼説。多虧你一時氣在頭上的關係我得到了很好的研究資料了。」

「感謝你啊、リク」

(説完,ヴイクセン消失)

(離開ネバーランド之後的XIII機關會議)

レクセウス
「ヴイクセン他在幹嘛?」

ゼクシオン
「用リク的資料在做他的複製的樣子。」

レクセウス
「那ソラ現在怎樣了?」

ゼクシオン
「在ナミネ的法術下、部分記憶漸漸被掉包了。」
「這樣下去的話他就成了マールーシャ的人偶了、很危險的。」
「而且ラクシーヌ也不是可以信的人。」

レクセウス
「再來是アクセル。沒人知道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ゼクシオン
「所以就先觀望一下後再跟ヴイクセン説吧。」

レクセウス
「他很討厭マールーシャ,事情會變得很麻煩啊。」

ゼクシオン
「所以我説嘛。就由ヴイクセン代替我們去接下這個麻煩好了」

(畫面回忘卻之城大廳的リク)

リク
「!....什麼.....。」
(眼前出現跟リク長得一樣的人)

リク
「怎麼回事,你是誰!?」

偽リク
「嚇到了嗎?那也是當然的」
「因為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
「你嚇到説不出話來了嗎。那麼讓你安心吧」
「我是....。ヴイクセン作出來你的複製啊。」


リク
「我的冒牌貨嗎」

偽リク
「別自己擅自決定!!」
「因為自己是本尊就那麼自以為是」
「我跟你的外表是一模一樣的。但是,有一個決定性的不同!」
「聽好、リク。我跟你不一樣,不是個膽小鬼。」


リク
「!説我是膽小鬼?!」

偽リク
「你很害怕闇吧。對自己心中的闇怕得要死!」

リク
「嗚....」

偽リク
「但我不同。我接受了闇、可以自由自在使用闇的力量。也就是ー」
「你贏不了我!」

(進入戰鬥並勝利後)

リク
「喂、冒牌貨。剛才你不是説很大聲『你贏不了我』這樣嘛?」

偽リク
「哼!我是因為才剛出生的關係。我之後會變得更強。」
「馬上我就會超越你的。下次跟你再戰鬥時就是你的死期了!」

リク
「沒有下次的機會。我現在就在這結束你。」

(リク直撃偽リク卻被衝撃波彈開)

偽リク
「哈哈哈!真痛快啊!操縱闇的力量真是不錯!」
「明明操縱闇之力是這麼美好但你卻那麼害怕闇!這對你絶對不利哦!」

リク
「閉嘴!」

偽リク
「哼、明明是個膽小鬼但態度還是頗為強硬嘛」
「再見了、本尊!敬請期待下次再會」

リク
「等一下!」
「説我是膽小鬼!?可惡!」

(偽リク回到ヴイクセン身邊)

ヴィクセン
「跟本尊リク一戰的感想如何?」

偽リク
「只覺得那傢伙很奇怪,我馬上會超越他的。」

ヴィクセン
「....在這之前、要不要見一下另一個勇者?」

偽リク
「叫ソラ的那個傢伙嗎。現在他也來到這座城吧、要我去解決他嗎?」

ヴイクセン
「雖然還沒決定但應該也會要你那麼做吧」
「那就要你派上用場了。」

偽リク
「交給我了。不管是本尊的リク或是ソラ我也會一起消滅他們的。」

(畫面再次回到リク)

リク
「冒牌貨!你給我出來!你躱去哪裏去了!!」

アンセム
「冒牌貨?真是那樣嗎。」

リク
「!」
(アンセム在リク面前再次現身)

リク
「你想説什麼。那個傢伙不過只是我的冒牌貨嗎。連他自己也這麼説。」

アンセム
「不過。那樣子的他可以説是你原來的樣子。」
「他接受了闇。也就是説,就像以前接受我的闇的你一樣。」
「然而現在恐懼闇的你説不定才是冒牌貨吧。」

リク
「我何時恐懼闇了。」

アンセム
「在這卡片做出的世界下你拼命的跟闇戰鬥著,.....而且拼命過頭。」
「這不是因為懼怕闇所以才要拼命戰鬥的嗎。」

リク
「.....哼、那是你個人的看法罷了。」
「你不是説『如果你在你在這卡片下的旅程戰鬥中知道自己恐懼著闇,那就放棄戰鬥吧』這樣的話嗎」

「我才不放棄,我只會選繼續戰鬥下去。」

アンセム
「你還真好強啊。」
(アンセム拿出卡片丟給リク)

「那就照你希望的繼續戰鬥下去吧。這之後你馬上就能了解,跟闇反抗是沒用的。」
(アンセム消失在リク面前。)
(リク得到世界卡片)

(離開wonder land後的衣人小組會議再開)

アクセル(PS:XIII機關8號,紅髮火系男子,KH2中也有出現的角色)
「ヴイクセン你有何貴幹。你不是應該待在地下層嗎。」

ヴイクセン
「我是特地來幫你們的。」
「對你們評價很高的那位勇者.....對我來説我覺得他派不上什麼用場。」
「到底有沒有價値…有必要實驗一下」

ラクシーヌ(PS:XIII機關12號,唯一女性,殘忍的女王樣XD)
「哼、還真有你的風格。任何事不實驗一下的話你就不滿足這樣。」

ヴイクセン
「這是科學者的本能啊。」

アクセル
「我是沒意見啦。你應該也是借説要試一下ソラ的實力,實際上是在試自己僕人的能力吧。」

ヴィクセン
「他不是僕人,能不能請説這是研究成果呢。」

ラクシーヌ
「反正他是玩具我也沒説錯吧。」

ヴイクセン
「哼、盡是一些不能理解我想法的人。」

アクセル
「....算了。你難得來這,也給你高興一下好了。」

(アクセル給了ヴイクセン卡片)

アクセル
「這是送給前輩你的禮物。如果使用它的話可以將有更精彩的好戲可看。」

ヴイクセン
「還真貼心嘛。好....我會使用它的。」

(偽リク走了進來)

偽リク
「這不是普通的卡片嗎。那種東西到底能派上什麼用場。」

アクセル
「這張卡裏頭隱藏了ソラ和リク故郷的記憶。」

ラクシーヌ
「若是用了這張卡以及借助ナミネ的力量的話,你也跟得到本尊リク一樣的記憶。」
「接著也大概要請你忘記你是冒牌貨這檔事吧。」

偽リク
「?」

ラクシーヌ
「也就是説、重新改造你的心,附與你跟本尊的リク一樣的記憶的意思。」

偽リク
「!等等!妳説要重改造我的心嗎!?」
「リク他那傢伙、是害怕自己心中的闇的膽小鬼。我可不需要那傢伙的心!」

ラクシーヌ
「可以吧、ヴイクセン?你不是要使用這位リク、來試驗一下ソラ的實力才特地來的嗎。」

ヴイクセン
「.....沒辦法。」

偽リク
「你説什麼?你要背叛我嗎、ヴイクセン!」

ヴイクセン
「我説過了。『希望你派上用場。』

偽リク
「!」

ラクシーヌ
「沒關係的、大概不會怎樣的痛啦!」

(ラクシーヌ走向偽リク)

偽リク
「開什麼玩笑!」

(偽リク作勢反抗卻被ラクシーヌ撃倒)

ラクシーヌ
「白~~痴!只是一個冒牌貨的你,就憑你也想打贏我嗎。」
「但是你放心吧。你對我的不爽的記憶我也會叫ナミネ把它給消除的。」
「而且、她會幫你的加入一些美好的回憶哦。」
「雖然那都是假的回憶啦。」

偽リク
「住手....。」
「住手ーーーー!!」

(リク離開オリンポスコロシアム後)

ラクシーヌ
「怎麼了、ナミネ?好像臉色更不好看了哦。」

ナミネ
「.....」

ラクシーヌ
「是對ソラ記憶改造這件事呢?還是---」

偽リク
「別説了、ラクシーヌ」
(偽リク走了出來)

偽リク
「ナミネ她一點都不想想起ソラ的事」

ラクシーヌ
「啊,是哦。」

偽リク
「安心吧。ナミネ的痛苦我會把它們全部消滅掉。」
「我向這妳以前給我的護身符發誓。」

ナミネ
「.....」

偽リク
「再見了。」

(偽リク離開)

ラクシーヌ
「真有妳的啊。妳已經完全改造了他的心不是嗎。」
「特別是那個護身符還真是用的巧妙。用卡片做了假的記憶,連回憶的紀念也準備好了。」
「妳對ソラ也會用同樣的方法吧。把カイリ的護身符。用妳的魔力改變它吧。」
「呵呵...到時候ソラ也會把カイリ忘得一乾二淨之後全轉為對你的思念。」

ナミネ
「不會忘記的。」

ラクシーヌ
「?」

ナミネ
「再怎樣把記憶改變,ソラ都不會忘記カイリ的。」
「即使再怎樣把有關我的假回憶改過去,也只會更加強ソラ心底對カイリ的思念罷了。」
「因為,我只是カイリ的影子。」

ラクシーヌ
「.....那又怎樣呢。如果真是那樣、就努力改掉全部吧。」
「如果妳把ソラ的心完全改造的話、妳就不會是カイリ的影子而是真實的存在了啊。」
「是的,妳就在ソラ的心中了。」

(離開アトランティカ)

ゼクシオン
「怎麼了、レクセウス。」

レクセウス
「ヴイクセン被幹掉了。」

ゼクシオン
「嗯,我聞到了。アクセル設計的關係,而讓ヴイクセン消滅這樣的氣味」
「同樣都是機關的同伴....真是可悲啊。」


レクセウス
「目前問題是ソラ。」
「擁有打倒ヴイクセン那種力量的勇者,現在則被ナミネ控制著」

ゼクシオン
「遲早ソラ會成為聽從マ-ルーシャ控制的玩偶吧。」
「那麼怎麼辦呢?在ソラ落入マ-ルーシャ手裏前我們要先把ソラ給消滅嗎?」


レクセウス
「應該沒那個必要。」
「若是マールーシャ得到名為ソラ的光的話、我們也把闇得到手。」


ゼクシオン
「リク.....嗎。」

(リク到達B4的階梯)

リク
「剩下的只有這張卡片了。」
「我若是可以通過這就可以消除我的闇了嗎.....。」

(離開萬聖節鎮後, レクセウス出現在リク面前)


リク
「!由氣味就知道了。你就是那『NOBODY』吧。」

レクセウス
「真有你的啊、リク。居然可以到達這真是了不起。」
「不過有那麼強大的力量的你但卻害怕著闇...真是可惜啊。」

リク
「我並沒有..害怕闇。」

レクセウス
「我可是很清楚的。」

リク
「.....」

レクセウス
「你可以成為闇的支配者。只要拋掉對闇恐懼那個軟弱的心把内心敞開、把闇掌握在手中。」

リク
「如果我説不的話怎樣呢」

レクセウス
「那你就會連光與闇都一起失去!就在這裏消失!」

リク
「ぐっ!?」

レクセウス
「這是闇的力量!懼怕著闇有著軟弱的心的你是無法打倒我的」
「來吧。放棄吧,對闇打開你的心!」

(進入レクセウス戰,戰勝後)

レクセウス
「嗚っ...沒想到你居然有這樣的力量....。」

リク
「はあ....はあ....」(リク累得直喘氣)
「怎麼啦....レクセウス。闇這東西....也不過是這....這樣而已 。是...是我贏了。」

レクセウス
「哼....既然結果是這樣,也不得承認我輸了。」
「但是、別小看闇的力量!被消滅的我産生出的闇將把你給呑噬!」

(レクセウス消失後,リク四週陷入一片暗之中)

リク
「什麼!」

(リク陷入暗之中)

リク
「我....怎麼了....。這裏是....?」

アンセム
「看到了....我看到了....」

リク
「!レクセウス嗎!?」

アンセム
「リク…我看到你的心了。」

リク
「不、不對!這個強大的闇之氣味、難道説!?」
「アンセム!」

アンセム
「ふっ....くっくっくっくっ....リク...你叫了我的名字了啊。」
「你在... 想著我...。你在....害怕我的闇....。這樣子就好。」
「你心底越想著我,而我復活的日子就越接近...最後終於可以甦醒....從你的心裏..。」

リク
「!」

(アンセム再次在リク面前現身)

アンセム
「支配著你!」

ミッキー
「リク、不行!這樣你的心會被アンセム俘虜的!」

(ミッキー再次以光球現身於暗之中)

リク
「這聲音是ー」

(光球實體化為ミッキー)

リク
「王様!」

アンセム
「可惡!王來壞了我的好事!」

(リク再次回到忘卻之城大廳)

リク
「嗚っ....。」
「王様....保護了我了嗎?」

(リク爬了起來四處尋找王樣的蹤影)

「王様!你在哪裏?回答我!」
「.....你會在我身邊吧。」

(畫面來到的ゼクシオン的房間)

ゼクシオン
「沒想到ヴイクセン之後是レクセウス也被消滅了...。」


(アクセル走了進來)

アクセル
「今後機關不知會變成怎樣...。」
「因為ナミネ背叛了機關,害ラクシーヌ她也被ソラ打倒。在之後不知會輪誰啊。」

ゼクシオン
「説不定是你啊。」

アクセル
「我?不可能的啦。」
「剛剛我才裝作輸給ソラ逃了出來。暫時我不會再跟他戰。」
「也就是説下個要被消滅的就是マ-ルーシャ了吧。」

ゼクシオン
「你的意思,ソラ因為贏了你,所以マ-ルーシャ也會敗在他手上。這樣子吧。」

アクセル
「是啊、想利用ソラ對機關舉叛旗的マールーシャ反而被ソラ消滅掉這樣。」

ゼクシオン
「那麼...我們想得手リク的理由也就沒了吧。」

アクセル
「那意思要解決他嗎。リク他連レクセウス都打倒了你想你能贏得了他嗎。」

ゼクシオン
「我的作法不一樣哦。」
「你有リク故郷的資料嗎?」

(リク來到B3層,地面突然劇烈震動)

リク
「怎麼了?有一個很強的氣味消失了...。」
「!」

ゼクシオン
「因為這個城的城主マールーシャ被KEYBLADE的勇者倒打了キーブレード關係哦。」

リク
「KEYBLADE的…?」
「ソラ嗎!ソラ他在這裏嗎!?」

ゼクシオン
「是啊。你想見他嗎?不...你能見他嗎。」

リク
「你是什麼意思。」

ゼクシオン
「你的心、現在還有闇.....也就是アンセム的影著寄宿著。」
「在這種状態見ソラ、你不會不好意思嗎。」

リク
「くっ....。」

ゼクシオン
「ソラ是跟闇戰鬥著的勇者。跟心中有闇寄宿著的你有著敵對的命運啊。」
「不相信我的話的話ー」

(ゼクシオン丟出卡片給リク)

ゼクシオン
「自己親眼去看看事實的真相吧。」

リク
「這個卡片,是我們的...。」

ゼクシオン
「對、你們的故郷。」
(ゼクシオン消失在リク面前。)
(進入命運之島)

リク
「這海風居然會令人感到這麼懷念啊…
哼,以前的我還非常想離開這個島,
而居然現在會懷念到發愣呢。」

(眼前出現命運之島小鬼三人組)

リク
「那傢伙們…。」

(リク跑過去)


リク
「喂~~!」
「怎麼了,你們三個人聚在一起居然一句話都不説還真是第一次啊。」

(3小鬼望著リク還是沈默)

リク
「我臉上有什麼嗎?」

(3小鬼消失不見)
リク
「……」

(開了命運之島的出門口後的事件)
(出現カイリ)

リク
「カイリ…那個…妳怎麼…」

(カイリ也消失不見)

リク
「啊!可惡!」

(ゼクシオン出現了)

ゼクシオン
「事實上你明明知道會變成這樣的。」

リク
「你這是什麼意思?」

ゼクシオン
「一直到這裏之前,你在這由記憶製造的世界也去過了幾個了吧,
但是你遇到的都盡是闇的存在而已。因為你的内心只存在著闇的記憶,
而你對你故郷的記憶都早已消失了。」

リク
「你騙我!我明明還清清楚楚記得島上的朋友!無論是ディーダ或是セルフィ或是ワッカ!
カイリ也是!ソラ也是!
大家都是我.....我的…重要的朋友….。」

ゼクシオン
「而到底是誰捨棄了這些朋友呢?你忘了你自己做了什麼嗎?
你自己的故郷是你自己破壞了它的!」

(之後場景為命運之島破壞前的樣子)

リク
「這是…那時候的…!」

ゼクシオン
「你把你自己生長的島撕裂、崩壞、許多的心都消失於闇之中。」
「都是你的關係!」

リク
「うっ…。」

ゼクシオン
「在這狹小的小島上生活感到厭煩的你,就隨你的意把信手把闇的門打開,
把小島破壞的人就是你。那時候的你被闇吸引著而現在你則完全是闇那邊的人。
看吧,那是你真正的樣子。」

リク
「你説這就是我真正的樣子…?」

(boss戰,打完、ソラ出現,攻撃過來)

リク
「ソラ!?住手、ソラ!你不認得我了嗎!?」

ソラ
「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才跟你打!我看到你真正的樣子!」

リク
「嗚哇っ!?」

ソラ
「你對光的力量會感到痛苦的話…你真的變成闇的存在了嗎?
你已經不是リク而是闇的手下了嗎?
我知道了,就用光的力量呑噬你吧!」

(之後ソラ高舉KEYBLADE發出刺眼的光芒把リク呑噬)


リク
「我…會消失嗎…?光的力量,會將我消失嗎…」

(出現カイリ的聲音)

カイリ
「不會消失。你不會消失的。你不會輸給任何力量。
無論是光…,或是闇…。
所以不要害怕光,也不要畏懼闇。因為它們都會成為你的力量。」

リク
「你説成為我的力量…連闇也?」

カイリ
「嗯,那是只屬於你的力量。
深藏在你心中的闇,雖然它又廣大又深沈,
但是對那樣的闇,如果能夠不畏懼它而直視著它,任何可怕的事都會消失的。」

リク
「妳説不是捨棄我心中的暗…」

カイリ
「心中即使存在闇,但有著不輸給闇的勇氣,這會成為只屬於你的無人能比的力量。」
「即使沒有任何光的闇深處也會…」

リク
「換句話説若是在過耀眼的光裏,闇也會…」

カイリ
「引導你的。引導你往你珍視的朋友們所在處去。」

リク
「…我見得到他們嗎?」

カイリ
「難道你不想見到他們嗎?」

リク
「怎麼可能!所以我要去找他們。
我的力量…用我闇的力量。闇啊!」

ソラ
「什…什麼!?」

(ソラ變回ゼクシオン,原來這個ソラ是ゼクシオン假扮的…)

ゼクシオン
「在那強烈的光中怎麼能知道我的位置?」

リク
「因為你的闇的氣味在光裏我很清楚的感覺到了。這該説是闇引導我嗎?」

ゼクシオン
「くっ…果然你再怎樣都還是屬於闇的存在吧。」

リク
「那又怎樣呢?我就是我啊!」

ゼクシオン
「看來你認了吧?到剛才你還明明那麼害怕著闇的説」

リク
「現在不一樣了!」

(上前給ゼクシオン一刀)

ゼクシオン
「可惡…你給我記著!」

リク
「給他逃掉了…?」

(轉換成忘卻之城内)

ゼクシオン
「這是怎麼一回事,他是怎麼了!我從來沒看過有人以那樣形式接受了闇的!」
「怎麼會有可能。!」

(アクセル&偽リク出現)

ゼクシオン
「什麼…リク!?」
「啊…對了你是ヴィクセン做的リク複製品吧。
原來如此,用他的話説不定可以打倒リク本人。」
「…怎麼了?アクセル?」

アクセル
「喂,リク。你應該很清楚自己是冒牌貨吧。想不想成為本尊呢?」

偽リク
「是想啊…。」

アクセル
「那很簡單。只要你得到本尊的リク沒有的東西就好了。
如果那樣的話,你不是リク,也不是任何人,而是一個新的存在….
也不是誰的複製或假貨,也就是能成為一個真正的存在。」

ゼクシオン
「アクセル!你到底在胡説些什麼!」

アクセル
「看吧,那裏正好有個好的『食物』耶。」

ゼクシオン
「!你在説什麼傻話」

アクセル
「歹勢啦,ゼクシオン。比起救你的話,我還覺得看著ソラ和リク他們還比較有意思。」

ゼクシオン
「!住手…!」



(畫面轉回忘卻之城大廳)
リク
「?」

アンセム
「リク...リク…。」


リク
「誰!?!」
「是嗎,這個聲音是!」

アンセム
「現在的你一定感覺得到住在你心底的我吧。
看樣子你的心被闇打開了,リク。是的…你的心已被能呑噬所有事物的闇給佔據了…」

リク
「現在跟那時的情況不一樣了!」

アンセム
「是這樣嗎?」

(リク突然飄浮在半空中)

リク
「身體自己…?」

アンセム
「隨著你的闇之力加深,我的力量也漸漸復甦了。像是這樣操縱你的身體也是很簡單的事。」

(突然出現光球破除アンセム的力量)

アンセム
「嗚!?可惡,又來阻撓我的好事…」

ミッキ
「呼!看起來好像趕上了。這樣アンセム應該暫時無法亂來。」

リク
「!」

ミッキ
「很抱歉我遲到了,リク。」

リク
「…是王樣…吧。」

ミッキ
「是啊。」

(リク走過去推了王樣一下)

ミッキ
「哇!?你做什麼?我差點跌倒説。」

リク
「哈哈…抱歉,這次真的摸得到了,王樣你真的來幫我了。」

ミッキ
「我不是跟你約定好説一定會去你身邊的嗎?」

(リク突然跌坐在地上)

ミッキ
「?」

リク
「啊…抱歉…沒事的。我只是一時安心才坐了下來罷了。」
「我因為一直是一個人,現在知道不是只有自己孤單一人不禁突然感到一陣温暖所以…」
「不過王樣你是怎麼找到這裏的?應該一直在很遙遠的地方吧.?」

ミッキ
「是卡片引導我過來的」
「我在闇的世界找前進的道路時,不知何時這張卡片就在我身邊」
「拿到手中後就在闇的深處看見了你的心了。」
「就這樣來到了你身邊了。大概是這張卡片很想到你身邊吧?」

(リク站了起來從王樣手中拿過卡片)

リク
「嗯…説不定呢。」

來到twilight town(KH2的黄昏城鎮)

リク
「!這裏是哪裏啊?我不記得我有來過這個城市啊。
王樣大人,你知道嗎?王様?」

アンセム
「王他不在這。你得要一個人戰,跟我闇的力量!」

リク:…
(收劍)

アンセム
「怎麼了,放棄跟我抵抗了嗎?肯接受我アンセム的支配了嗎!」

リク
「…你不是アンセム。」

アンセム
「!」

リク
「氣味完全不一樣,住在我心中的アンセム他散發著強烈的闇的氣味。」
「但是你的味道則完全不同。不是闇…而是不知是哪種味道…」
「我終於明白了。一開始就是你在引導我的吧。」
「你裝作是アンセム在我面前出現,交給我卡片。是為了要我跟闇戰鬥。」

アンセム
「…沒錯。」
(アンセム變成一紅披風只露出單隻眼的男子ディズ)

ディズ
「叫我ディズ吧。我一直看著你。」

リク
「你是誰。你想要我做什麼。」

ディズ
「要你做個選擇。」

リク
「選擇?」

ディズ
「你是個特別的存在。在光與闇的,正好在其中間,也可説是站在黄昏之中的存在…。」

リク
「…」

ディズ
「所以你一定得見ナミネ後做你自己的選擇。」

リク
「ナミネ?她是誰?」

ディズ
「見到她後你就知道了。」
(消失)

リク
「喂,等等!」
(開第一個門後)

リク
「ナミネ在這裏嗎?」

偽リク
「給我等等。」

リク
「!」
偽リク
「…哼、你變了啊,之前見到你時你還明明那麼害怕自己的闇。」

リク
「你怎麼知道的。」

偽リク
「因為我就是你啊。」

リク
「不,我是我。」

偽リク
「我是我…嗎?真令人羨慕啊!你這個本尊。
那是你的複製品的我絶對説不出來的話啊。
是啊!我是你的冒牌貨啊!我的外表和記憶,以及這個情感的所有所有!
連這個新得到的力量也是…
我本來以為只要得到新的力量,就不會是你的冒牌貨,而是能成為哪個新的存在。
然而結果一點都沒變…。還是一樣的空虚!我的全部都是借來的。
只要你存在的話我就是你永遠的影子!」

(馬的有夠難打的第三次,打贏後)

偽リク
「我…就這樣毀滅嗎? 哼,毀滅一點都不可怕。」
「反正我只是個冒牌貨。有沒有跟本尊一樣擁有的心。」
「連現在感覺的情感,大概也是假的情感吧。」

リク
「你感覺到了什麼?」

偽リク
「冒牌貨的我如果毀滅的話,我的心會往哪裏去呢?」
「是就這樣消失了嗎?」

リク:
「…一定會往哪裏去吧。大概也跟我是同樣的地方。」

偽リク:
「去…到這種地歩你還做得那麼像本尊的樣子」
「…算了、也好。」

(偽リク完全消失)
(進到ナミネ的房間)

リク
「妳是ナミネ嗎?」

ナミネ
「是的。」

リク
「!…原來如此。原來就是妳啊。」


ナミネ
「呃?」

リク
「不,算了。」

ナミネ
「那個…請來這邊。」
(ナミネ帶リク看著在玻璃花型容器裏睡著的ソラ)

リク
「!這不是ソラ嗎!對ソラ做了什麼!」

ナミネ
「沒事的,他只是睡著了而已。為了取回記憶所以在這沈眠。」

リク
「請給我説明一下。」

「…是嗎。ソラ是選擇了忘了這個城裏發生的事,而取回自己的記憶嗎。」

ナミネ
「我也有要你選擇的事。」

リク
「我不像ソラ那樣記憶被奪走哦。」

ナミネ
「不是記憶的事。是有關闇的事情。」

リク
「…」

ナミネ
「你的心中裏存在著闇,アンセム他住在那裏。
現在雖然被封印住,但是總有一天他會醒來,跟過去一樣支配著你。」

リク
「…」

ナミネ
「所以用我的力量的話,可以將你心給上鎖。
這樣的話アンセム就不會由你的心中出來。」

リク
「若將心上鎖的話我會變得如何呢?
像ソラ一樣忘了所有發生的一切嗎。」


ナミネ
「…」

リク
「會忘記吧。」

ナミネ
「跟你的記憶一起,會將你心中的闇封印起來。
所以你會記不起你過去跟闇的相關的事。
就會回到最初原本的你。
決定在於你。リク..。選擇吧。」


リク
「…」
(走到沈眠的ソラ面前,看到裏面的ソラ)

「ソラ這傢伙,還睡得這麼輕鬆舒服啊…。
我若選擇沈眠的話也能ソラ那樣睡著嗎。」

ナミネ
「嗯。」

リク
「…這傢伙、從以前就是這麼亂來的人啊。
跟我一起做任何事時,每次都是一個人自己在偷懶。
連出島的木筏也是,只有我一個人認真在做啊。」
「呵,決定了。等這傢伙醒時我要好好罵一罵他。
我明明跟他説「カイリ拜託你了」、然後現在居然給我這麼悠哉地睡大覺這樣。
所以如果連我也一起沈眠的話到時就不能耍帥了。」

ナミネ
「!」

リク
「不用對我的心上鎖。如果要依這種事我不如選擇自己跟アンセム一戰。」

ナミネ
「但是,苦你又被アンセム的闇給呑噬的話ー」

リク
「到那時候,闇會引導我的。」

ナミネ
「…沒錯。」

リク
「哼。妳好像一開始就知道我會怎麼回答的樣子呢。」

ナミネ
「並不是知道,而是我内心這麼的祈望的。
我希望你勇敢的面對闇。因為你有那樣子的力量。」

リク
「因此你在那時,在那陣強烈的光裏救了我嗎。
以カイリ的樣子告訴我這些事。」

ナミネ
「你發現了嗎!?」
リク
「見到你時我就感覺到了。」
「因為你有跟カイリ一樣的味道啊。那麼ソラ就拜託你了。」
(出此地圖)

ミッキ
「是嗎…果然你沒選擇就這樣沈眠吧。」

リク
「你怎麼知道的?」

ミッキ
「ディズ告訴我的。」

リク
「!」

リク
「你認識ディズ嗎?」

ミッキ
「…我也不太清楚呢。好像之前有見過又好像沒有…。」

リク
「你到底是誰。」

ディズ
「我不是任何人,也可以説是任何人。信不信我選擇的人是你。」

リク
「你好像喜歡叫別人選擇事啊。」

ディズ
「因此你拒絶了沈眠而選擇了跟アンセム對決吧。」

リク
「你覺得我很傻嗎?」

ディズ
「這不就是你自己選擇的道路嗎。我只是在旁看著罷了。」

リク
「這種講法真不乾脆啊。不知道是在鼓勵人還是放人不管到底是哪種意思啊。」

ディズ
「選擇的人是你。你相信你選擇的那個方向就好了。」
(ディズ拿出一張卡片)
ディズ
「這是你心中的闇在這個世界具象化的卡片去跟アンセムと做決戰吧。」

リク
「…我們走吧、王様。」

リク
「我用了這張卡的話,アンセム就會出來嗎。」

ミッキ
「沒關係!我們合力一起戰鬥吧。」

リク
「對不起,王樣。我打算一個人獨自戰鬥」

ミッキ
「!!為什麼啊!?」

リク
〔我覺得不是以自己的力量做個了結靠別人幫忙是沒有意義的。
不過反倒是我有個請求要拜託你。
如果我輸給アンセム,成了他的手下的話。
如果真變那樣的話,就請王樣用你的力量將我給消―」

ミッキ
「當然!我一定會去救你的!」

リク
「呃っ?不是那個,而是把我連同アンセム一起給…」

ミッキ
「不行不行!我已經選擇了「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要去救你」
「這個決心絶不改變的!還是你不相信我的話呢。」

リク
「…選擇的人是我。我相信你呀、王様。」

ミッキ
「我也相信著你啊。我相信你絶對不會輸的。」
リク
「是啊。」

(與アンセム的決戰)

リク
「出來吧!アンセム, 聞到這氣味就知道是你了。 」

アンセム
「 我見識到了你的力量了, 你善用了闇的力量戰得很漂亮啊
但是我還是不明白, 明明你就接受了闇, 那為什麼還要跟我作對?」
我跟你非常的像, 我們兩人都是被闇引導著前進。
是的…可謂同樣的存在…但為什麼?
還是你心中哪處還畏懼著闇? 」

リク
「並不是這樣… 」
「我只是… 」
(舉劍指著アンセム)
「討厭你的氣味而已罷了! 」

アンセム
你還是選擇要跟我一戰嗎?真是愚蠢。
過去被我支配的你應該很了解我的闇之力吧

リク
是啊,我當然知道。
不過你忘了嗎? 雖説當初我從你那得到闇的力量,但我還是贏不了ソラ。
你的所謂闇之力也不過如此而已啊。

アンセム
「很好
那就沈入我的闇裏吧! 」
(*最終戰結束後*)

アンセム
「不會…就這樣…就結束的…
你的闇….是我…..給你的….
我在你心中的影子……不會消失…..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會再!! 」

(*打倒アンセム之後…被闇的爆炸捲入,
而突然出現一個光球把救起,原來是ミッキ王樣*)

ミッキー
「雖然你説要一個人決戰アンセム
不過幫這樣的忙應該沒關係吧? 走吧リク。 」

(*救出城外後*)

ミッキ
「リク、你之後打算怎麼辦呢? 要回家嗎?

リク
「我也不知道
我感覺到了,雖然只有一點點…
但我感覺到了那傢伙的氣味…
直到那氣味消失為止,大概沒辦法回去吧?
我還有可能被那傢伙的闇給囚禁住也説不定… 」

ミッキー
「你的闇是屬於你自己的東西啊,
跟你的光一樣,你的闇也是屬於你自己的!」
「 其實從以前到現在,我本來一直認為闇是不能存在的東西,但跟你一起後我想法改變了。 」
「你選擇的道路或許是:
光與其相對的闇,但卻在任何人都不知道的形式交錯起來,將光與闇二者相連住也説不定。」
「而這條路前會有什麼東西,我也很想看呢! 我想跟你一起走。 」

リク
「被王樣大人説得這麼好,感覺有點不好意思啊。 」

ミッキー
「我也是啊,被你叫「王樣大人」這樣也很不好意思呢~ 」

リク
「那我知道了,米奇。 」
(又來腦殺笑...Orz所以我萌這對搭檔其來有自啊…)

最後的MOVIE動畫
リク&王樣穿著XIII機關的斗篷在夜晚的草原走著
眼前出現了ディズ

ディズ
「之後你前往何處?
是往光的路嗎?
還是往闇的道路?

リク
「兩者都不是, 我選擇光與闇之間的路。 」

ディズ
「原來如此…往黄昏的道路嗎? 」

リク
「不、(轉身)

是前往黎明的道路」

~~完~~

Clos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カテゴリ【KHcomリク篇的中譯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5) | top↑

+ Comment List +
【】 布爺より。
嗚喔~~及樣好棒好棒XDˇ
嗯嗯~這樣一來就可以毫無掛念的快快樂樂迎向KH2了=v=
(是說我連KH1也沒玩過就是...XD)

【布爺上吧】 及時雨(管理人)より。
>布爺
放心~我KH1也沒全破(飛踢!fan失格)
沒辦法1太難了...ORZ|||玩一玩會頭昏想吐(囧)
話説2居然我能適應,看來麻痺功不可沒(XD)
反正呢~KH1青文有出天野白畫的那套王國之心1啦
天野白畫得很好但翻譯....好像很爛...
但是基本故事中心内容就是那樣啦~

布爺快上啊~~~~!!!(現在努力拖旁邊的人入KH2的坑中)

【】 于堤より。
什麼~~~!!

及老的KH1還沒破||||

那我不就是不是太拼了

想要趁這寒假來打玩KH1和2

因為GBA之前有在打的說XDDD


天野白畫的索拉超可愛的^W^

琳也來進入KH的世界吧XD

【】 索拉 NO.1 FANSより。
KH1還沒破||||

天野白畫的索拉超可愛的^W^

KH2???!!! VERY VERY VERY VERY VERY VERY VERY VERY EASY^W^









【】 及時雨(管理人)より。
>索拉 NO.1 FANS大
是啊...説來慚愧我KH1應該算是我沒力全破吧...?
很多是我個人因素啦...
像是玩到一半劇情都知道光了,不知不覺就失去動力了。
然後託友人的福看了ED和隱藏動畫後就補完了~
最終原因是當時沒時間玩吧...ORZ|||

是呀~KH2我也覺得很簡單很easy的
但也多虧這樣才好推廣給各種LEVEL的友人去萌~您説是不是?

另外,不好意思我刪了您在我OLG貼圖板的圖了
「因為您貼了別人畫的圖。」

因為貼了不是自己畫的圖等於是盜用了別人努力的成果
簡言説就是盜圖,是很嚴重的事情哦!
所以在此跟您説一聲,也請您以後要注意別再做這種事好嗎?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